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桌往我内裤里装震蛋器~男主在女主做饭时要她

2021-10-19 11:33: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开心的是,又要练新舞了。

  依依验收了他们的第二个舞台,合格!

  可见,这几日青黛和几位婆子监督他们,卓有成效。

  乐团演奏了《霸王别姬》和《大风吹》,少年们自由选

不开心的是,又要练新舞了。

  依依验收了他们的第二个舞台,合格!

  可见,这几日青黛和几位婆子监督他们,卓有成效。

  乐团演奏了《霸王别姬》和《大风吹》,少年们自由选择歌曲。

  “虽然你们分成两组,但每次都是自由选择舞曲。你们是一个团队,不要抱团,最好每次都选择跟不同的人合作,才能碰撞出激情和火花,明白了吗?”依依道。

  “明白了。”少年们道,有两个人重新换组。

  “再过几日,浮香山庄开业,你们成团表演的日子也就到了。”依依拍拍小手手,给他们打鸡血,“一夜爆红的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你们要抓住吗?”

  “要!”少年们握拳。

  “大红大紫,功成名就,指日可待,你们要牢牢地抓住机会!”

  “是!”

  “你们已经刻苦练舞大半个月,难道还差这几日吗?”

  “我们会勤加练舞,不辜负小郡主的教导和期望。”少年们齐声道。

  “今日有惊喜哦。”依依神秘道,“这是我做的奶茶和披萨,稍后你们尝尝。”

  少年们激动地笑。

  青黛把奶茶和披萨放在案上,分好十份。

  小崽崽再次拍手,“我还为你们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你们应该会喜欢的。”

  萧景翊走进来,拎着一麻袋东西。

  大伙儿好奇地看向那只麻袋。

  什么东西会用麻袋装?

  萧景翊把麻袋里的东西取出来,扬了扬。

  少年们表示:看不懂。

  “这是沙袋,每只沙袋四五斤。”依依解释道,“从明日开始,你们练舞要绑沙袋,绑在脚踝上面。”

  “啊?”少年们哭丧着脸。

  “小郡主,整日练舞已经够累了,为什么还要绑沙袋练舞?”怀墨不解,把大伙儿心里的疑惑问出来。

  “绑着沙袋,负重练舞,刚开始肯定会不适应,但一两日就习惯了。”依依耐心道,“半个月后,你们会觉得,在舞台上表演身轻如燕,就像小鸟自由自在地飞,比以往提升了不止一两个境界。”

  “现在可以绑上,先感受一下。”萧景翊把沙袋分发给他们。

  少年们绑上沙袋。

  突然多了十斤,走路都迈不动腿。

  有人弯腰咳嗽,像个老头蹒跚地走路,戏精诞生了。

  有人直接躺倒在地,“我被沙袋砸死了。”

  有人跳起舞步,惨烈地叫:“重若千斤。”

  接下来的日子,依依每日都来监督他们练舞。

  忙着给他们设计战服,找铺子订做。

  忙着浮香山庄重新开张的宣传推广。

  忙着修整浮香山庄的内部装潢和舞美设计。

  还要抽空进宫给谢太后复诊。

  ……

  这夜,依依回寝房沐浴,兄弟四人也回各自的寝房沐浴。

  萧景辞穿上月白中单,突然听见有人敲门。

  声音很轻。

  他去开门,却没看到外边有人。

  他走出去,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只粉白的小奶兔背对着自己。

  小奶兔摇头晃脑,身后的尾巴跟着摇摆。

  萧景辞蹙眉,这只小奶兔的个儿跟依依差不多。

  它跟人一样站立,全身毛茸茸的,毛皮雪白。

  它的头顶有一对尖尖的耳朵,身后雪白的尾巴晃呀晃。

  月色下,那只小奶兔太逼真了。

  它到底是兔子还是人?

  忽然,小奶兔哒哒哒地跑了。

  他慢悠悠地跟在后边。

  依依故技重施,敲三哥哥的房门,站在不远处一忽儿,然后跑了。

  萧景翊揉眼,快把眼珠揉出来了。

  兔子精跑到王府祸害了?

  把这只小奶兔抓起来,给小崽崽当萌宠!

  他看见萧景辞走过来,“老四,你也看见那只兔子精了?”

  萧景辞颔首,“你觉得这只兔子是人还是兔子?”

  “兔子怎么可能是人?”萧景翊鄙视他,“小崽崽听见了,又要怼死你。”

  “……”萧景辞但笑不语。

  依依又敲了二哥哥、大哥哥的房门,故意让他们看见自己这只小奶兔。

  兄弟四人凑在一起,谈论那只兔子精。

  萧景夜百思不得其解,“我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但我明明看见那只用两只脚跑的人形兔子……”

  萧景寒默然不语,却看见老四的眼神明明白白写着:

  哪有什么兔子?

  是某个小崽崽在搞鬼!

  其实,看见那只兔子的第一眼,萧景寒就觉得非常眼熟。

  萧景翊:“我去抓兔子给小崽崽玩。”

  前方的混黑里,他看见小奶兔朝他招手。

  嘿!

  小奶兔竟敢招惹他!

  他追过去,忽然,小奶兔跑了,不见了!

  萧景翊四下寻找,兔子精的神秘调皮越发激起他的征服欲。

  突然,有一团软软的东西飞到他的后背,箍着他的脖子。

  他惊骇不已,极力想把她拽下来。

  没想到她箍得很紧,力气很大。

  “下来!”他呵斥。

  “再不下来,我弄死你!”

  “嘤嘤嘤~”依依佯装小奶兔的哭声。

  萧景翊见她没有多少恶意,但毛茸茸的触感让他头皮发麻。

  倘若这只兔子精一口咬在他的脖子呢?

  他不就嗝屁了?

  以后谁来保护小崽崽?

  他拽住她的毛皮,用力地把她扯下来。

  狠狠地摔在地上!

  而依依牢牢地盘踞在他的肩颈。

  二人角力,势均力敌。

  萧景辞、萧景寒赶过来,“老三,住手!”

  萧景翊恼怒道:“快把这只精怪弄下来打死!”

  “好,我们帮你,打死。”

  他们把小奶兔抱在怀里,不约而同地踹去一脚。

  萧景翊的屁屁中了奖,扑了个标准的狗吃屎。

  “哎哟!你们干嘛踹我?”

  他气急败坏地起来,怒火冲天地转身“杀来”。

  陡然看见他们怀里的小奶兔,糯叽叽,粉嫩嫩,萌萌哒。

  可爱到爆!

  小崽崽!

  精怪竟然是小崽崽!

  萧景翊震惊得神思俱灭。

  小崽崽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萧景夜走过来,自然又霸道地把小崽崽抱过去。

  依依穿着毛茸茸的雪白兔子装,肉嘟嘟的身躯裹在里面。

  又奶又萌,无敌可爱,把他们萌得心脏爆裂。

  让人忍不住上手捏捏捏!

  “小崽崽,你太可爱了!三哥爱死你了!”

  萧景翊摸摸她的耳朵,捏捏她的脸蛋。

  又凑上去亲亲她的额头。

  萧景辞、萧景寒不甘示弱,也凑过来,加入捏捏揉揉亲亲的大军。

  “我是小兔叽,哥哥们喜欢小兔叽吗?”依依奶叽叽地问。

  “喜欢!”萧景辞眸色温热,“四哥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小兔叽,二哥被你迷得喘不上气了。”萧景寒深深地笑。

  “小兔叽,三哥跟你一起扮上。你想要三哥扮什么?”萧景翊童心大发。

  “大灰狼。”依依糯叽叽地说。

萧景翊找了一件灰黑色披风,戴上风帽,再乔装一番。

 文学


  他站在黑暗里,摆出狼的造型。

  “嗷呜~嗷呜~嗷呜~”

  依依糯叽叽地跑过去,小兔叽尾巴一摇一甩,头顶的兔耳朵一晃一晃。

  萌到爆!

  “大灰狼来了!哥哥,我们打死大灰狼。”

  “四哥帮你暴揍大灰狼。”萧景辞摩拳擦掌。

  “二哥帮你把大灰狼大卸八块。”萧景寒杀机隐隐。

  “大哥帮你把大灰狼揍得他爹娘都嫌弃。”萧景夜磨刀霍霍。

  “大灰狼太惨啦。”依依叉腰指着“大灰狼”,“大灰狼,如果你跪下道歉,保证以后不再伤害人,我们就放你一马。”

  “嗷呜~”萧景翊改变成大灰狼的声线,“你们不冒犯我们狼族,本狼就不会伤害你们。”

  “我们没有冒犯你们,是你们改不了吃人的本性。”小奶兔娇哼一声。

  “大灰狼要吃小奶兔喽。”

  “大灰狼”张开披风,朝她扑去。

  抱住小奶崽,狂啃一通。

  啊啊啊!!!

  小崽崽全身毛茸茸的,啃得爽爆了!

  萧景夜、萧景寒和萧景辞赶忙去解救小崽崽。

  却见,小崽崽的头顶着萧景翊的腹部,把他顶得步步后退。

  他竟然没能抵挡住她的力气!

  “小崽崽你练了铁头功吗?”他哭笑不得。

  “大灰狼,你最害怕什么?”依依揪着头顶的兔耳朵,软萌地问。

  “最害怕小崽崽你不理我,不跟我说话。”

  “哦~”

  小奶崽出其不意地摸出一支金针,“这个呢?”

  萧景翊眼睛一瞪,面色大变,本能地后退。

  “大灰狼,不要跑!”

  “不要过来!”

  “大灰狼,站住!我给你扎针,给你松松筋骨。”

  小奶兔在后面追,大灰狼咚咚咚地飞奔,伴随着惨烈的嚎叫。

  萧景夜摇摇头,“老三没出息。”

  萧景寒邪气地勾唇,“老三今晚要做噩梦了。”

  萧景辞奸诈地挑眉,“我们帮帮依依。”

  于是,兄弟三人联手,摁住大灰狼。

  萧景翊发了疯地挣扎,无奈被他们按得死死的。

  依依捏着金针靠近,脸蛋漾着腹黑的笑靥。

  巨大的恐惧直冲天灵盖,他两眼一翻,华丽丽地晕了……

  ……

  依依亲自设计了舞美,力求呈现出一场震撼心魂的视觉盛宴。

  她去了浮香山庄三四次,才最终搞定。

  萧景辞、萧景翊看小崽崽忙里忙外、亲力亲为,心疼死了。

  他们多次劝她,把事情交代下去便可。

  可是,她非要亲自盯着、看着,满意了才算完。

  浮香山庄开张营业的日子终于到了。

  庄内张灯结彩,所有伙计都去街上发传单。

  某个茶楼,二楼雅间。

  玄衣公子戴着黑色蚕丝面具,站在窗前望着街上的熙熙攘攘。

  下属进来禀报:“主上,浮香山庄酉时开张迎客。”

  “订雅间,本宫倒想看看,枭王府的小郡主如何独辟蹊径。”

  玄衣公子寒邪地勾唇。

  下属领命,又道:“慕容承痛恨枭王府,尤其是小郡主,可以利用。”

  玄衣公子回案几坐下,眼里淬了阴毒,“我们推波助澜便可。去查查那几个习舞少年的底细,越详细越好。”

  “枭王府买了哪些少年,这……”

  “去教坊司、舞坊打听不就知道了?”

  “是。”下属退下。

  玄衣公子从衣襟里掏出一张小像,灼灼地凝视。

  画像上的女子,顾盼神飞,唇如涂丹,婉约卓然。

  “染儿,本宫不会让你白白惨死。”

  “萧景寒害死你,害死你的家人,本宫就要他全家陪葬!”

  他的眼眸噙着泪水,眼圈红彤彤的。

  ……

  魏皇时刻关注着枭王府,尤其是小萌萌的动向。

  秦总管把浮香山庄开张,小郡主训练十个少年跳舞一事,禀奏给陛下。

  “什么?”

  魏皇感受到莫大的危机,“难怪小萌萌一点也不想朕。”

  秦总管:“小郡主训练少年跳舞,跟她是不是思念陛下,有关联吗?”

  “你个猪脑袋!”魏皇瞪他一眼,“那么多青春洋溢的少年围着小萌萌转,小萌萌当然乐不思蜀了。”

  “那些少年个个如青葱水嫩,小郡主自然喜欢跟他们待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朕这块老腊肉,小萌萌厌腻了?”

  “小郡主玩心重,当然是喜欢跟小鲜肉玩。”

  话刚出口,秦总管心惊胆战地捂嘴,“陛下,奴才的意思是……”

  陛下的死亡凝视,可以杀死他千百次了!

  魏皇招手,“过来!”

  秦总管乖乖地转身,撅起屁屁,生无可恋地瘪着嘴。

  魏皇狠狠地踹去一脚,“朕要出宫,备车驾。”

  秦总管趔趄了两步,赶忙去了。

  魏皇抵达浮香山庄的时候,已经开张了。

  山庄前车水马龙,一长溜的豪奢马车,整齐有序地停放着。

  还放着一个木牌:停车区。

  魏皇一走进大堂,就有伙计、姑娘热情地招呼他。

  焕然一新的大堂,富丽堂皇,又有一种文人式的高雅。

  很快,萧景辞、萧景翊把他迎到天字号雅间,奉上最好的茶水、点心。

  “小萌萌呢?”

  魏皇抓心挠肺,好几日没见小萌萌了,想念得紧。

  萧景辞:“依依在化妆间给他们上妆,做上台前的准备。她说,若陛下来了,安心等候便是。”

  “她猜到朕会来?”魏皇一笑,“这鬼灵精!行,你去忙。”

  “陛下有何吩咐,尽管叫草民。”

  萧景辞客气了两句,走了。

  此时的化妆间,忙得热火朝天,但井然有序。

  依依给少年们预留了足够的妆造时间,好在他们天生丽质,不需要夸张的妆容,提亮肤色,扫了眼影,上点口脂,完美!

  夜幕降临,时辰快到了!

  花娘派人来催了三次。

  她带着姑娘们在大堂招呼客人,快忙成陀螺了。

  大堂热闹得像一只噗噗作响的油锅。

  突然,有人起哄——

  “不是说有惊世骇俗的歌舞表演吗?天黑了,为什么还没有?”

  “此曲只应天上有,曲子呢?舞呢?浮香山庄公然骗人吗?”

  “进来就要五两银子!屁都没有,退钱!”

  “对!退钱!不看了!我们去其他家,也有好看的歌舞和娇滴滴的美人!”

  那几个挑事的人煽动了不少人的情绪。

  大多数客人等了半个时辰以上,大堂人又多,情绪都很糟糕。

  因此,跟着起哄的人渐渐多了。

  花娘带着姑娘们苦口婆心地安抚他们。

  突然,灯火暗淡下来——

  PS:今日三更完毕~

  小可爱们不太喜欢魏皇,那以后会减少他和依依的互动戏。

  依依有两位外婆家的表哥,很宠很宠依依的,即将闪亮登场,你们期待吗?

本文标签:同桌往我内裤里装震蛋器

上一篇:2021最好看(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TXT黑暗森...)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贺朝在谢俞里面塞东西微博~秘密教学子豪最新集免费阅读漫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