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人妻出轨合集500篇最新

2021-10-23 09:51: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市政的规划一发布,引起了商界的一片哗然。

  谁都知道乔氏将顶级物流仓建设在那里,而市场游乐项目的规划,无疑就是把乔氏往绝路上逼。

  再深层次一想。

  市政如此做

市政的规划一发布,引起了商界的一片哗然。

  谁都知道乔氏将顶级物流仓建设在那里,而市场游乐项目的规划,无疑就是把乔氏往绝路上逼。

  再深层次一想。

  市政如此做,是不是在故意针对,毕竟之前从未听说会建设游乐场在那边,要真是如此,那乔氏是不是惹到了政方的谁?!

  再一细想。

  以后一定要对乔氏避而远之,免得惹火上身。

  燕轩看了好一会儿,他拨打电话,“傅亢,还是你更聪明。”

  “只是突然想到。”

  “我本来都打算孤注一掷了,要不是昨晚上你突然给我打电话,我就已经准备开始着手不正当的事情了。”

  “没到那个地步,没必要铤而走险。”

  “是。我也是太过心急,就有些太极端了。”

  “现在先看看效果,如果我们能够利用这种方式让MUK和乔氏解除合同,就不用再去做其他事情。”

  “以商人的角度,MUK不会选择跟着乔氏一起遭殃,MUK毕竟是外企,不说损失,他想要在南城立足,也不会找一个明显被政方针对的企业合作。”燕轩有些兴奋,“傅亢,这么多年你在国外,果然是深造回国。”

  “谬赞了。”傅亢谦虚,也不多说,只是提醒,“不要掉以轻心。”

  “我知道。”

  两个人又说了些话,挂断了电话。

  燕轩嘴角冷笑。

  现在他倒是要看看乔箐,凭她的一己之力,怎么扭转现在得局面!

  乔箐此刻在会议室。

  项目组的所有成员坐在一起开会。

  乔箐简要的把事情经过说出来,所有人参与讨论。

  “乔总。”吴子豪开口道,“新闻出来了。”

  乔箐拿起手机。

  偌大的标题市政规划全球最大游乐场,或对乔氏物流仓带来巨大影响!

  乔箐把内容看了几眼。

  雷敏君开口,“上热搜了。”

  所有人又点开热搜。

  乔氏物流仓、乔氏被针对、乔氏面临企业危机,甚至连MUK投资惨烈都已经上了热搜榜。

  乔箐放下手机。

  她说,“事态确实很严重了,所以我们不能耽搁时间,想办法解决。”

  “是。”所有人放下电话,全部看着乔箐。

  乔箐直言,“市政突然建设规划,不只是媒体揣测,我个人认为,我们乔氏确实是被针对了。”

  至于被谁

  沈家人。

  只有沈家人的权利可以大到一夜之间,白纸黑字,公布于世。

  “被市政针对,我们能有办法解决吗?”雷敏君有些不自信。

  “任何事情都有办法解决。”乔箐给予肯定,“我暂时想到几个方面,大家按照我的安排来做。”

  “是。”

  “第一,了解清楚市政规划的游乐场的建设周期,是现在立马建设,还是只是一个规划,如果是现在建设,建设时间到底是多久?张枫,由你亲自负责对接公关部去了解,如果有问题,直接来找我,我来沟通。”

  “是。”张枫答应。

  “第二,雷敏君给我一个详细的物流仓目前的建设进度以及我们已经投资了的金额,如果我们现在停止建设会损失多少,数据越精确越好,我需要明确知道,如果我另外选址,我们公司到底会赔偿多少。”

  “是。”

  “吴子豪,你准备好物流仓到交通高速干道的地图表,需要精确到某条街道的某一个饭馆。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开辟一条我们专属的物流干道。”

  “是。”

  “大家尽快。”乔箐吩咐,“散会。”

  离开办公室回头对着艾米,“和我去物流仓看看现场。”

  “我马上安排车辆。”

  “不用,我开车。”

  艾米连忙跟上了乔总的脚步。

  总觉得她家乔总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沉着冷静的。

  本来无比棘手的事情,在她的气场下,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了。

  乔箐带着艾米来到物流仓的现场。

  她看着建设一半的仓库,眉头皱了一下,“怎么停工了?”

  “不知道,我马上给负责人打电话。”艾米连忙说道。

  乔箐点头。

  一会儿。

  现场负责人开车赶到,看到乔箐显得很尊敬,“乔总。”

  “怎么全部停工了?”乔箐脸色微变。

  “我们也是中午的时候接到是何总裁的安排,要求我们全部停工,我刚刚才做完工人的工作,让他们先离开了。”

  “何其?”乔箐眉头微皱。

  “是的。”

  “好,我知道了。”乔箐直言,“现在我要求你马上把工人叫回来,继续工作。”

  “可是”负责人有些为难。

  “叫工人回来很难吗?”

  “那倒不是,工人巴不得回来做事儿,只是何总裁那边”

  “我会处理,要是他追究下来,我会承担责任,你现在马上把人叫回来开工。”

  负责人犹豫再三,抵不过乔箐的气场,马上联系工人回来。

  工人带着抱怨陆陆续续的会到现场。

  乔箐看着现场正常开工,才带着艾米开车离开。

  车还在路上,电话就响起了。

  “乔箐,你现在在哪里?”那边是乔锦鸿有些愤怒的声音。

  “我在回公司的路上。”

  “是你说让工人继续开工的?”

  “是我。”

  “你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你都不看新闻的吗?现在我们这个物流仓明显是不能建设了,即时止损是对我们最好的方式!”乔锦鸿口吻很重,“你到底在想什么!”

  “所以何其让工人停工,你也是同意的。”

  “我为什么不同意?”

  “总经理,现在的情况是,外界都在传市政在针对我们,你如果现在立马停工,就是认定了外界说的事实,如此一来,你想过我们乔氏以后的一个处境没有?”乔箐提醒。

  乔锦鸿一怔。

  他倒是没想这么多。

  他现在一心在想怎么让这个项目不亏那么多。

  “一旦我们被坐实了市政的针对,那以后还有哪家企业愿意和我们合作?”

  “所以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死撑?在我们乔氏现在资金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这么拿钱去砸?你想乔氏倾家荡产是不是?!”乔锦鸿越说越气。

  “我不会让乔氏倾家荡产。”乔箐眼眸一紧。

  她只会让乔家人倾家荡产。

  “你说不会就不会”

  “我现在在想办法解决我们的现在的困境,还请总经理不要拖了后腿。”

  “乔箐你够了”

  乔箐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气场很足。

  坐在旁边的艾米被这一刻的乔总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乔箐一边开车一边拨打着电话,“爷爷。”

  “乔箐”

  “我现在在想办法解决我们乔氏的困境,因为时间紧迫,我就暂时不花时间给爷爷汇报了,但我可以保证我能解决。”乔箐直接打断乔正伟要说的话。

  “所以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乔正伟终究是商场上的老狐狸,一下就明白了乔箐的意图。

  “我需要你阻止我爸来插手现在情况,他会拖了我的后腿。”

  那边似乎有些沉默。

  “我爸的能力到底在哪里,爷爷这么多年不会看不明白。”乔箐提醒。

  “好。”那边一口答应。

  “谢谢爷爷。”

  “别让我失望。”

  “不会。”

  乔箐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对着艾米说道,“给项目组的所有人拨打电话,告诉他们,今晚通宵加班。”

  “是。”

  “包括你。”

  “是。”

  艾米深呼吸一口气。

  乔总真的,霸气十足啊!

  艾米一一给所有人拨打了电话。

  项目组的人也没有任何人推脱,都是一口答应。

  有一种,誓要和乔总共存亡的意味。

  艾米放下手机。

  她转头看着外面街道,猛地回头看了一眼乔总的车速。

  下一秒正襟危坐,心跳加速。

  这车速,这车速是她眼花了吗?!

  一个完美漂移。

  乔箐将轿车停靠在了乔氏车库。

  她打开车门,把钥匙直接扔在了驾驶室,“回过神了再下车。”

  艾米就这么看着她家乔总监,扬长而去。

  “唔”艾米猛地打开车门。

  噼里啪啦吐了一地。

  太吓人了。

  乔总的车技太吓人了!

  乔箐回到办公室。

  张枫看着她回来,连忙跟着她进去。

  他汇报工作,“乔总,你刚刚交代的,去拿到市政游乐场项目建设的具体讯息,我让公关部的拿到了。这是他们这次规划的一个具体内容,我看了一下,建设规模很大,是迄今为止南予国最大的一个大型游乐场,可以媲美世界前三!”

  乔箐拿过件,低头看了起来。

  张枫又说道,“同时也让公关部的同事打听了一下,游乐场这个项目确实是临时空降的,现在他们规划部门也是急得一团糟,加班加点的在做规划方案。据说建设时间很紧,要求在一个月之内完成招投标,半年之内建成游乐场的百分之十的娱乐设施,并会对外开放营业,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一边营业一边扩建。”

  乔箐眼眸微动,“负责人是谁?”

  “这个项目的直接负责人是南城市市长唐立安,落地执行的是南城市规划部部长汪毅辉。”

  乔箐抿唇。

  她抬头看着张枫,在若有所思。

  “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游乐场的项目肯定是会建设的,且会建设很快。而从规划的地理位置来看,就在我们物流仓旁边。这是刚刚吴子豪拿到的地图,乔总可以看一下。”张枫把当地地图放在办公桌上,指着地理位置,“这里是我们物流仓的地方,而这周围都是游乐场的地方,占地面积大了我们十倍,最先开发建设的就是这里,我对比了我们物流仓的建设图纸,刚好是我们规划运输的通道,而游乐场的正门就在这个地方。”

  乔箐冷笑了一下。

  做得真的有够绝的。

  “不得不说。”张枫重重的叹了口气,“我都能够看得出来,市政在故意针对我们。话说乔总,我们乔氏是不是真的得罪了政方的人,否则市政怎么可能这么针对一家企业。不管如何,企业能够给当地带来的经济贡献,市政的财政收入大部分也是来自于企业的税收,按理市政扶持都来不及,为什么还要打压?”

  “所以说,我们可以抓着这点不放。”乔箐突然开口。

  张枫一怔。

  乔总是想到办法了?!

  “先让项目组的人员开会,我们共同商量对策。”

项目组的成员,全部都坐在了会议室里面。

 文学


  乔箐开口,“刚刚张组长已经给我汇报了目前游乐场项目对我们的一个威胁,具体我不在会上赘述,大家知道很严峻就行。”

  所有人显得很沉重。

  乔箐反而淡定,“雷敏君,刚刚让你核算的,如果我们选择停止这个项目,我们大概的损失在多少?”

  “我刚刚和财务部的同事一起初步核算了一下,因为时间比较紧,没办法太精确,出入大概在百分之五左右。”

  “没关系,你说。”乔箐直言。

  雷敏君汇报,“第一,我们现在停止建设,我们之前已经投入的3个亿成本,能够拿回来的只有2千万。还未建设但已经签订合同的2亿建设装修成本,如果现在解约,赔偿金大概在百分之三十,也就是6千万,意味着,我们会直接损失3亿4千万。第二,目前我们建设的物流仓地皮是乔氏之前已有的,所以没有核算成本,但如果现在我们要重新选址,那么还要核算一个地皮购买费或地皮租赁费,按照目前南予国的地皮均值,这里大概就会超过10个亿。也就是说,停止这个项目造成我们的经济损失就是将近15亿。而这只是直接损失,要是再加上因为项目造成的股市动荡甚至uk集团的可能解约,那就真的不可估量了。”

  “所以这个项目只能成功,别无他选。”乔箐肯定。

  “但现在,市政确实很针对我们。刚刚张组长也把市政的建设规划给我们大概讲了,我们物流仓基本上被游乐场圈了起来,一个大型游乐场会有无数人流量的产生,势必会造成交通堵塞拥挤,甚至极有可能还会被交通管制!我其实想过,我们可以把运输全部规划在晚上,后来一想也不太现实,原本24小时流水式的运作如果缩短到晚上8个小时,显然是不可能的。”雷敏君说出自己的担忧。

  “确实,按照目前的局势,我们停止建设就亏,不停止建设就难以发展。”乔箐说,“在此,我先说说我的原则,这个项目我不会停止,不会另外选址,也就是说,我现在需要大家一起想办法不让市政建设规划这个游乐场项目,或者就算建设这个项目,也不能影响到我们物流仓的正常运输。”

  所有人有些沉默。

  一时之间,大家很难想到。

  乔箐眼眸微动,“大家是不是都能够感觉到市政在针对我们?”

  “非常明显。”张枫给予肯定。

  “是。”其他人也点头。

  “市政作为南予国的的掌权者,做任何事情都应该站在国民的利益点出发。而他现在的这个规划,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他在故意针对我们乔氏,他们难道不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乔总的意思是?”张枫连忙问道。

  “制造新闻舆论。”乔箐一字一顿。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是真的很佩服面前这个女人的思维转变能力。

  她怎么可以想得这么快。

  又怎么可以这么的一针见血。

  “这无疑是最好的方法,但是乔总。”项目组另外一个成员孔学坤开口道,“你这样做,是在和市政对着干。”

  “他们先动手的。”乔箐说的理所当然。

  孔学坤一怔。

  他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说谁先动手谁就有错。

  他连忙解释,“乔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民不和官斗,我怕乔氏这么和市政刚,容易遭打压。”

  “事实上这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们越是妥协越是会被碾压。”乔箐清清楚楚的说道,“所以,必须反抗!”

  “是。”孙学坤点头,毫不犹豫。

  那一瞬间是真的被乔总的坚决所感染。

  “大家不用有顾虑。”乔箐再次说道。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的答应。

  “现在我们又要做一次分工协作。”乔箐安排,“张枫,你负责对接一家新闻媒体,尽量找曾经和乔氏关系比较好的,容易说服;吴敏君负责在网络上找水军,就是让新闻一旦发布,就有至少上万的跟帖,我希望新闻一出,热度一定要上去。吴子豪负责和人力资源部对接,我明天一早需要一百名公司员工做一件事情,人员没有要求,老弱病残都可以,只需要空出明天上午的时间给我。”

  “100名?”吴子豪有些诧异,完全没搞懂乔总要做什么?!

  “你没听错。”

  “是。”吴子豪不解,还是一口答应。

  “以上工作,我明天一早就要结果。意味着,大家今晚可能会通宵达旦。”乔箐说,“相信刚刚大家也已经接到了艾米的通知。”

  “没问题。”张枫首先表态。

  其他人也一一表态。

  “好,大家抓紧时间,散会。”乔箐也不是一个喜欢打感情牌的人。

  那些所谓的万千话语,抵不过当月工作上多的那一个零。

  她只会用实际行动让他们感到,值得!

  乔箐从会议室回来,艾米才脸色惨白的走进的乔箐的办公室。

  “乔总。”

  乔箐抬头看了她一眼,“好点了吗?”

  “好了。”艾米连忙回答。

  “今晚你的工作就是,负责项目组成员加班的后勤需求,端茶送水,准备小点心,还有夜宵等等。”

  “是。”艾米恭敬。

  “帮我泡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是。”

  艾米深呼吸一口气,离开乔箐的办公室。

  当艾米再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乔箐点了一支烟。

  艾米一怔。

  她是注意到乔总的办公室偶尔有烟支,但她似乎从来没有看到她抽过,她以为是进来给她汇报工作的其他人抽的。

  她有些惊讶。

  乔箐很淡定,“放下吧。”

  艾米回神,连忙把咖啡放在了乔箐的办公桌上。

  放下之后,艾米忍不住说道,“乔总,你和我印象中的千金大小姐一点都不同。”

  “是吗?”乔箐应了一声。

  “我刚开始被安排来当你秘书的时候,我就以为你和乔副总监一样,什么都不会,就是来体验生活的。”艾米直言。

  乔箐笑了一下。

  她把烟蒂熄灭,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口中的不同,怕不是这一个意思。”

  “我现在真的很佩服你的能力。”艾米连忙解释。

  “你更好奇我为什么会飙车,为什么会抽烟吧?!”乔箐淡笑。

  艾米脸有些微红。

  有点被人看穿了心思。

  乔箐突然直言,“那些坏女孩的定义,在我身上全部都能够找到。”

  艾米一怔。

  随即很紧张,“乔总,我没有说你”

  “出去吧。”乔箐吩咐。

  艾米咬牙。

  她真的不是说乔总人不好。

  她是真的对乔总,另眼相看啊!

  艾米走出乔箐的办公室,关上房门。

  乔箐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她并没有和艾米计较什么,只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毕竟现在时间紧迫。

  所谓的坏女孩

  她说的确实是事实。

  未婚生子。

  抽烟喝酒。

  飙车纹身。

  打架斗殴。

  什么她没干过?!

  她放下咖啡杯,眼眸一转。

  那一刻把所有心思放在了工作上。

  凌晨2点。

  乔箐从工作中回神的时候,就已经这么晚了。

  她伸了伸懒腰,全身酸痛。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随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她关静音了,手机屏幕朝下,工作的时候不习惯被人打扰。

  这一刻,就看到屏幕上有几个未接来电,来自于乔锦鸿的,她没搭理,看着池沐沐电话那一刻,回拨了过去。

  池沐沐此刻迷迷糊糊。

  她接通电话,“箐箐,你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啊?”

  声音中都带着睡衣。

  乔箐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很晚了。

  她说,“没事儿,你继续睡。”

  “哦。”池沐沐准备挂断,下一秒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你今晚做什么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加班。”

  “乔氏是不是遇到麻烦了。我听说你们物流仓的建设有问题,而这个项目是你在负责?”

  “我能解决。”

  “我就是想问你,需不需要我帮忙?”池沐沐问。

  “暂时不需要。”

  “你总是喜欢逞强。”池沐沐带这些不满。

  “没有,我真的可以。放心吧,赶紧睡。”

  “你现在还在加班?”

  “准备下班了。”

  “你要注意身体。”池沐沐提醒。

  “嗯。”

  池沐沐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挂。

  她放下手机,捂着被子准备继续睡觉。

  那一刻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胸部一阵痛。

  玛德。

  池沐沐从床上爬起来。

  这段时间老是有些痛,不会被江见衾那狗男人真的气得乳腺增生复发了吧?!

  池沐沐在床上辗转,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揉了两下,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掀开被子下地,准备去倒杯温开水缓缓。

  穿着睡觉打开房门那一刻,突然撞到还穿着外出服的江见衾,看样子似乎才回来。

  她忍不住看了两眼墙壁上的时钟,凌晨2点。

  这货回来的时间似乎越来越晚了。

  当然,她也不在意。

  自从那天他把她扔在磅礴大雨的街上时,她对他的仇恨就越发的强烈了。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仔细一想,好像都没能见上几次面。

  一般情况她回家的时候,江见衾都不在。

  等她起床的时候,江见衾早就走了。

  池沐沐一脸冷漠的从江见衾的身边走过。

  江见衾也没有和她打招呼。

  池沐沐去开放式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喝了几口,还是觉得有些刺痛。她想了想,去家里的医药箱想要找找有没有相关的药可以吃点,她记得她好像之前让医生开过乳腺增生的药物,想起来也真的很生气,她年纪轻轻,还TM是处女,前两年就被诊断出了乳腺增生,真是活见鬼了。

  她翻找着。

  身后似乎感觉到一道身影。

  她猛地转头,看着江见衾不知何时,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里。

  她吓得抽了一口冷气,那一刻有些气急败坏,“你大半夜站在这里,吓唬谁啊!”

  江见衾冷眸。

  池沐沐深呼吸一口气,回头继续翻找。

  终于找到一盒,她看了看生产日期,居然还没有到期。

  她拿起来就打算按照说明服用。

  “药不能乱吃。”江见衾突然提醒。

  “这是之前医生给我开的。”

  “身体每一个阶段对药物的需求都不同。这些药是你上次诊断的,我建议你去看了医生之后,按照医生的医嘱再选择是否服用,否则很容易药物中毒。”

  池沐沐看着江见衾。

  毕竟这狗男人是医生,三两句话虽然说得她有些不爽,但她却莫名被说服。

  她放下药盒,有些生气的离开。

  “池沐沐。”江见衾突然叫住她。

  池沐沐有些不耐烦,“什么?”

  “女性乳腺增生很常见,但不要疏忽对待,百分之九十的乳腺癌都是由乳腺增生引起。”江见衾冷冷的说,“而现在癌症已经逐步年轻化,20多岁得乳腺癌的人,不是没有。”

本文标签:一女被五男在别墅调教

上一篇:从头啪到尾全肉的小黄书:调教戒尺打花蒂

下一篇:女人穿JK自慰下面无遮挡:老中医吸的我高潮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