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灌满精子的五个女校花|还要继续吗要就叫出来

2021-10-26 16:06: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张勇忠打开办公室的门,冲着办公区大喊着。

  但是当他看到其他人也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一下子就恼了:“谁让你们下班了?小周人呢?让她现在务必来见我!”

 

张勇忠打开办公室的门,冲着办公区大喊着。

  但是当他看到其他人也都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一下子就恼了:“谁让你们下班了?小周人呢?让她现在务必来见我!”

  “蝉总,不好意思,我约了客户见面,必须要走了……拜拜!”李吉娘才管不了那么多,找了个借口溜了。

  “不好意思,我约了夜间医生复查……蝉总拜拜!”姚姗姗也随便找了个借口跑路了。

  “蝉总,我男朋友来接我了,都催我好几次了。走了!”刘鹤没撒谎,李逸扬每天都车接车送的。

  “等一下,男朋友来接?让他等着!不到7点半,不能走人!”张勇忠终于抓到一个不是必须离开公司的人。

  “蝉总,恐怕您不知道她男朋友是谁吧?”张景弯漫不经心的收拾着东西,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我管她男朋友是谁呢?还有你,别着急收拾东西,没到7点半,都不算下班!”张勇忠气急败坏的说着。

  “我男朋友是公司客户,锋逸手表的总裁……”刘鹤斜视着张勇忠,“您刚来,可能不知道,锋逸手表一直都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

  “行!你们都是祖宗!都是爷!那小周呢?周雪音人呢?半天了!她人呢?”看来今天张勇忠不找一个出气筒,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音音去学日语课了,蝉总,我一会有个会计考试前培训,是不能奉陪。再见……”王安琪和张勇忠说了周雪音的情况之后,也拿起包走了。

  “学个狗p的日语!对工作有用么?学学英语还差不多!”张勇忠真是快被气死了,“你们几个总没事了吧?7点半再走啊……”

  “真对不起,还真有事,我俩去见客户,思思要去和同好们拍夜景……别人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张景弯好言好语的“劝解”着张勇忠。

  “年纪轻轻的不一心扑在工作上!以后有你们后悔的!当然了,今天算我忘了通知了。以后的下班时间不再是6点,而是7点半!不到点谁都不许走,走了的人都算早退!当然了有重要的事情除外,比如见客户什么的。”张勇忠又端起领导的架子,“今天就算了,从明天开始啊!回头你们和她们说一下的。”

  说完他两手背在身后,骂骂咧咧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工作区的人互相看着对方,也不知道能不能走。

  “回家,回家!公司规定了6点下班,又不是弹性工作,凭什么到点不能走人?神经病!”孙淼小声嘀咕着,收拾好了东西,第一个离开了工位。

  其他几个人看孙淼走了,也都陆陆续续的走了,不到5分钟,51buy的办公区就空了,就只留下张勇忠自己在办公室里打电话骂人。

  “annson我跟你讲,我们又来了个奇葩副总经理!”刘鹤上了李逸扬的车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要不是他叨逼叨,我早就下来了!”

  “和他说,我是网站的金主,看他敢拦我接我亲爱的下班!”李逸扬开玩笑的哄着刘鹤。

  “弯弯说了,看他那表情,估计气得够呛。反正这sb最好别惹我,把我惹毛了,我就辞职不干了!公司应收能少一半他信不信?”刘鹤还在为刚才张勇忠的无事生非,有些不悦。

  “好了好了,别气了。我今天带你去见个人!”李逸扬神神秘秘的说着。

  “谁啊?”刘鹤系好安全带,纳闷的看着他。

  “暂时保密!”李逸扬笑了笑,“对了音音呢?她要是方便的话也叫过来呗。”

  “她啊?她上日语课去了,为自己的爱好充电去了。”刘鹤无奈的耸耸肩,“无福消受咯。”

  “没事,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见!”

  李逸扬开着车,带着刘鹤去了东直门。

  酒店大堂里,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看到李逸扬带着王鹤进来后,热情的迎接了过去:“好久不见啊annson!”

  “好久不见!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刘鹤。”李逸扬热情介绍着,“鹤鹤,这是我在英国上学时候的死党,强尼菲利普。”

  “你好,你好……”

  “幸会,幸会……”

  三个人互相寒暄了一下,就去了酒店的配套餐厅了。

  落座之后,李逸扬才继续介绍着强尼菲利普:“他不光是我英国上学时候的死党,还是巴伯莱家族的公子哥!这次来中国也是为了宣传他们最新的春夏款时装包来的。”

  “巴伯莱?就是英国那个超级有名的奢侈品品牌?我好喜欢他家的英伦风十足的风衣,还有包包!”刘鹤吃惊的看着李逸扬。

  “嗯哼不过巴伯莱在英国本地并不算是奢侈品,一般家庭也都可以购买到。不知道怎么到了国内就成了奢侈品了……”李逸扬尴尬的笑了一下。

  “要知道刘小姐喜欢,我这次来就多带两套这个季度的新款风衣了!”强尼菲利普不好意思的笑着。

  “别别,就算你送了,我也不敢穿到公司去。我就一个小小主编而已……”刘鹤谦虚的说着,“对了,刚好我们公司想拓展高端奢侈品品牌的客户呢?要不要我们给你们这次的新品做个宣传?”

  感觉在周雪音的影响下,每个人都是业务高手,说不到三句话,都能拐到工作上去。

  李逸扬本想的就是介绍自己的女朋友给死党认识,结果刘鹤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想的却是能不能在自己公司做广告。

  “真的么?你们是个什么公司啊?”强尼菲利普对刘鹤的工作是一点都不了解,李逸扬之前也没和他说过,就提过,是个时尚媒体公司。

  刘鹤简单介绍了一下51buy的业务,强尼菲利普也表示出非常大的兴趣:“刚好,我带了这次的宣传册子,还有一些单品来,如果能拜托你们打广告,费用都好说!”

  “音音要是知道能上巴伯莱的广告,一定高兴疯了!”刘鹤开心的说着。

  自己的男朋友真是给力,不光自己是公司的大金主,还想着继续介绍金主过来,真是个靠谱的男朋友啊!

上完日语课的周雪音和康思颖回到家里后,就看到李吉娘还有姚姗姗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里。

 文学


  “都快11点了,你俩还不睡觉?明天不上班啊!”周雪音诧异的看着她俩。

  “就是啊,姗姗,你还不去睡?小心明早又喊睡眠不足!”康思颖也催促着姚姗姗快去休息。

  “专门等你俩回来,传达脑残的旨意……”李吉娘双手托在胸下面,漫不经心的说着。

  “脑残又放什么厥词了?”周雪音将背包放好,去了卫生间洗漱。

  “他说,没有什么正当理由,禁止在7点半之前下班!所有人都要在办公室待到7点半才能走人!”李吉娘学着张勇忠的口吻,拿腔拿调的说着。

  “哈?他算老几啊?一个副总经理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从6点到7点半这段时间他给加班费么?不给的话费什么话啊!”周雪音一听就火了,“再说了,6点钟下班以后的时间都是个人时间,他凭什么占用大家的个人时间?不可理喻!”

  “谁让他是总公司派来的人呢……人家说了,这是为了让咱们快速的融入集团生活。呕……”李吉娘语气讥讽,“我看这脑残根本就是拿鸡毛当令箭!新官上任就必须给咱们个下马威,知道他不好惹!”

  “我明天去跟他谈判去!要么给加班费,要么别占用大家的个人时间!除非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加班理由来!不然6点钟以后的时间,谁都别想占用!”周雪音义愤填膺的说着,随后漱了漱口,“哈呸!什么垃圾玩意啊!”

  “我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文化,不能因为脑残的到来而改变!对吧?同志们?”

  “音音你加油!不过毕竟咱们是被收购的,集团负责人也易主了……最好别起太大的争端的好。”康思颖劝解着周雪音不要太过冲动,“大不了,7点半再去上课也不是来不及,就是没有吃完饭的时间罢了……”

  “要不这样?咱俩6点下楼买吃的,买回来就当着脑残的面吃饭。问就是不是要待到7点半么?横竖我们要解决温饱问题,要不然胃饿出毛病来,他负责?”周雪音心生一计。

  不就是恶心人么?你恶心我?我先恶心恶心你的!

  “音音,音音,快看手机!刘鹤说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理她……”李吉娘的手机来了个短信。

  “嗨!上课开静音,忘了开了。我这就给她回过去……”周雪音这才想起来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

  “喂?鹤鹤?找我啥事?”周雪音拨通了刘鹤的电话,“你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what?你再说一遍?真的假的?我去牛b!”周雪音兴奋的喊叫着,“你家annson太给力了!和那个菲利普说,我周五去拜访他!一定给我预留时间!爱死你们两口子了!晚安,晚安!明见!拜拜~”

  另外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周雪音的手舞足蹈,感觉上应该是李逸扬给公司介绍了个大客户,不然周雪音也不会兴奋成这样。

  “天大喜讯啊!真是天大喜讯!”周雪音挂了电话,激动的看着她们三个人,“我觉得我今天晚上一定会兴奋地睡不着觉!”

  “快说,什么喜讯?至于你兴奋到睡不着么?”李吉娘焦急的催促着周雪音。

  “巴伯莱知道吧?英国非常有名的奢侈品品牌!”周雪音继续卖着关子。

  “知道啊,怎么了?不会要在咱们这投放吧?”李吉娘本来睡衣十足的迷离眼神,瞬间光芒四射。

  “bingo!annson之前在英国留学时候的死党,就是负责这个品牌的。这几天来中国旅游了,annson就把他介绍给了鹤鹤!然后这条线就搭上了!呜呼!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品牌啊!太给力了!”周雪音再度情绪激动起来。

  “咱们要是拿下这个大单子,今年的年终奖是不是能翻个几倍?”姚姗姗也兴奋的问着。

  “那肯定啊!奢侈品品牌诶!真给咱们投放的话,咱们今年的营收就彻底翻倍!年终奖那肯定少不了啊!”周雪音就差掰手指头算了,“其实我早就有个预案是留给奢侈品品牌的了!可是一直磕不下来,他们对咱们都爱答不理的……”

  “巴伯莱的广告要是能做好的话,其他奢侈品也就都不愁了!”李吉娘附和着。

  其实她们不是没接触过这些大品牌,但是作为一家刚刚被收购的社交类的网站,那些大品牌总觉得在他们这里投放会有失自己的高端身份。

  所以就算把成功案例放在这些品牌面前,他们也始终不会去考虑51buy……

  但是这次,巴伯莱能通过李逸扬的关系,给网站投放广告,那周雪音绝对要付出300%的努力,一定要让那些之前看不起社交网站的品牌们看到成效。

  “呼……这一天过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似的,喜怒哀乐差不多都经历一遍!”周雪音自我吐槽着,“好家伙,睡觉前给我这么一个大馅饼吃,夜里做梦估计都是给巴伯莱做方案了!”

  第二天上班时,周雪音先在小群里通知大家,虽然可以按照脑残说的7点半下班,但是6点钟以后去买晚饭吃,她是不管的,并且,谁想早走提前和她说,她帮忙找理由。

  随后,她又叮嘱刘鹤,千万别和脑残说,给公司介绍巴伯莱。不然脑残肯定会恳求李逸扬,多多介绍客户。

  眼看就快11点了,张勇忠这才夹着公文包,打着哈欠颓废的来到公司。

  “小周,昨天让你整理的客户名单,你怎么没给我啊?”刚一来,就找周雪音的茬,“工作没做完就下班,去学那什么什么日语课?你忘本啊你!学什么不好学小日本的东西?”

  “客户名单,昨天下午5点半,我就发到您邮箱了,不信您自己开电脑看!”周雪音这叫一个冤枉,前一天下午,她搬完工位之后,就把张勇忠要的资料,都打包发邮箱了。

  “哦,电子版的啊……那你发完了为什么不和我说一下?以后发了邮件必须通知我一声,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发邮件了?”明明是自己错怪别人了,却毫无歉意之情,张勇忠散漫的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臭sb……我才是总经理!你错怪我了就要道歉!’周雪音冲办公室翻着白眼,比这骂人的嘴型。

  “小周啊!来一下!”张勇忠情绪不佳的在办公室里喊着。

本文标签:被灌满精子的五个女校花

上一篇:被胁迫屈辱的张开灌满肚子|嫁给一个和尚

下一篇:一下比一下深|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笔趣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