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吊起来张开腿供人玩弄 让娇妻享受3p前后

2022-07-09 10:02: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对方引着顾尔来到会议室,杰西卡正在里面开视频会议,需要她稍等片刻。   “喂,别的不说,林澄的亲妈还挺有钱的,家里装修真气派。”环奈只在电视上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忍

对方引着顾尔来到会议室,杰西卡正在里面开视频会议,需要她稍等片刻。

 

  “喂,别的不说,林澄的亲妈还挺有钱的,家里装修真气派。”环奈只在电视上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忍不住凑过去跟顾尔小声嘀咕。

 

  顾尔没理他,环奈继续说:“你跟杰西卡合作的事情,告诉我偶像了吗?他知道后,你们不会就要分手了吧?毕竟你这事儿干的真的太不地道了,明明知道我偶像跟杰西卡不合,你还跟她合作。”

 

  顾尔一阵心烦:“安静点儿行吗?”

 

  “不行。”环奈板着脸严肃地说:“顾尔我跟你说,你不能做对不起我偶像的事情,不跟谁合作不好,干嘛偏偏跟杰西卡这种狠心到抛弃自己亲生儿子的人合作,要我说,你就不应该跟她合作。”

 

  顾尔转过头,一言难尽地看着他:“……你知道恐龙怎么灭绝的吗?”

 

  环奈被她问得一头雾水:“什么?”

 

  “相信我,一定是被你烦死的。”

 

  顾尔云淡风轻地拍了拍他一侧的肩膀,郑重地点点头:“小鬼儿,作为司机,就要有做司机的自觉,少说话多做事,社会上的事少打听,知道吗?”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

 

  穿着居家休闲服的杰西卡从里面走出来,目光平淡地瞥了一眼顾尔旁边的环奈,随手把文件夹交到旁边的助理手中,又接过来一份新的文件,低头翻阅。

 

  “去客厅坐吧,正好待会儿林澄也要过来。”

 

  没想到对方还叫了林澄过来,顾尔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皱眉问道:“你怎么跟林澄说的?”

 

  明知故问。杰西卡抬头看她一眼,意味不明地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只道:“我让人调了饺子馅,还准备了饺子皮,等林澄过来我们一起包饺子吧。”

 

  顾尔目光在对方脸上来回打量,她不相信一直对杰西卡保持躲避状态的林澄,态度会突然转变的那么快。

 

 文学

  片刻后,顾尔冷声道:“杰西卡,我想你误会了,我是来跟你谈工作的。”不是来陪你包饺子的。

 

  “工作要谈,饭也不能不吃,你看大过节的,丢我一个病人在家,你忍心吗?”

 

  说着,杰西卡重重地咳嗽两声。

 

  顾尔脸色沉重,杰西卡喝了口助理递上来的蜂蜜水润了润喉咙,微笑道:“干嘛总把我想的那么坏呢?我不过是想跟我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吃顿团圆饭罢了,年夜饭你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我不做强求,可只是陪我吃一顿饺子,有那么难吗?”

 

  说话间,门铃响了。

 

  “去开门。”杰西卡吩咐助理:“放人进来后你就回家吧,给你放三天假,回去好好陪陪父母家人。”

 

  助理走开后,杰西卡看了顾尔一眼,笑着拉着她来到客厅沙发处坐下:“别紧张,你跟我合作是件双赢的决定,林澄那么爱你,他是不会怪你的。”

 

  顾尔还没说话,环奈凉飕飕地说:“你不会是拿顾尔来威胁我偶像去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吧?”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杰西卡无语地瞥了环奈一眼,看着顾尔说:“我亏欠林澄的已经够多了,我是真的不想再做什么让他伤心的事,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做母亲的想要弥补对孩子的亏欠,想让他开心罢了。”

 

  顾尔心头冷笑,能把威胁说成无私奉献这么高大上的人,恐怕也只有杰西卡可以做到,她动了动嘴唇:“是吗?”

 

  杰西卡:“我知道你现在不信,不过没关系,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是真的很爱林澄,很想弥补他的,当年……我真的是有难言的苦衷。”

 

  呵呵哒。顾尔实在听不下去了,拆穿道:“就算有再多的迫不得已,是您亲手遗弃了自己的孩子,这点总没错。”

 

  没想到顾尔说话这么不留情面,杰西卡看她的眼神有一瞬的狠戾,很快恢复平静。

 

  “你说的没错,不管怎么说,当年都是我亲自把尚在襁褓中的林澄丢在了福利院门口,可如果不是活不下去,又有那个母亲会狠心扔下自己的孩子,你又怎么会理解,我失去孩子后,这些年里的煎熬。”

 

  杰西卡眼神空洞,声音有些惆怅,她缓缓闭上眼睛,似乎真的在回忆这些年经历过的噩梦。

 

  倏地,她睁开眼睛,眼眶就有些红了,她问顾尔:“这些年……林澄在林家过得怎么样?那家人家对他好吗?”

 

  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玻璃杯碎裂的脆响,顾尔回头看到,林澄面色阴沉地朝这边走来,看都没看杰西卡一眼,抓住顾尔的手腕,拉着人就往外走。

 

  “站住。”杰西卡在背后喊道:“澄澄,我好歹给了你生命,你就真的没有什么话想跟你的亲生母亲说吗?”

 

  林澄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头也不回地说:“我是林家的孩子,跟杰西卡女士没有任何关系,请您以后不要再来干涉我和我家人的生活。”

 

  深夜的路灯下,顾尔被林澄拖着走了很长一段路,一股凛冽的寒风从裤脚钻进去直灌到她的小腹处,刺骨的冰寒,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林澄总算回头看了她一眼,摘下围巾帮她围上,轻吐一口气,道:“我送你回家。”

 

  回去路上,林澄都没再跟顾尔说一句话。

 

  顾尔偷偷看他,林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说话,本就狭小的车内空间,无比压抑。

 

  顾尔可以感觉的到林澄是在生气,之前林澄跟她生气闹别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跟她撒娇,可这次显然不一样,似乎是在压抑着某种可怕的情绪。

本文标签:被吊起来张开腿供人玩弄

上一篇:抵在方向盘上做H 解开肚兜揉着她的乳尖

下一篇:高辣辣文h娇妻 挺进刘亦菲的滋润花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