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迫献身被蹂躏小说:掀起肚兜揉捏雪乳

2022-07-21 08:44: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周六早上九点,林欣带上白色绒线帽,匆匆忙忙地下楼,嗖一声窜入出租车。“不好意思叔叔,今天起晚了一会儿”林欣升入高中已经三个月,现在离第一学期结束还有最后一个月,

周六早上九点,林欣带上白色绒线帽,匆匆忙忙地下楼,嗖一声窜入出租车。

“不好意思叔叔,今天起晚了一会儿”

林欣升入高中已经三个月,现在离第一学期结束还有最后一个月,爸爸妈妈都希望她能延续初中的学习状态,在年级能拿一个很好的名次回来,林欣对此很有信心,因为她从来没有失败过,今日出门是去书店买新出的高校复习资料。

林欣一直在看手机,没注意到司机师傅绕了路,好在中间偶然抬头看了看路标。

“师傅,你怎么绕路啊”

“啪—”

林欣在大马路边找了个凳子坐下等司机接单,地图显示最近的地铁站离这里有两公里,虽然附近有单车,但林欣有点害怕上路。过了半个小时,居然没有一个司机接单,路过的出租车奇迹般地全是“有人”,于是林欣只好骑单车去地铁站。一路上路灯开路,只用了十几分钟便到了地图显示的终点,林欣抬头一看——“转运所”,赫然三个打字出现在她眼中,这就是“地铁站”?分明是一个花店。

林欣关好车四周环望,她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十几年,居然没有注意到市中心还有一圈如此复古的建筑,不是色彩斑斓的现代式复古,是像历史书中那些“红楼”,红楼群中夹杂的现代建筑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突兀,像是二者本就如此建造一般。林欣转了好几圈,最终回到原点,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新奇,她很喜欢这种和谐的氛围。我以后一定要搬到这里来住。林欣心想。

“叮——”

小说

一阵清风走过,花店的风铃唱起小调,悠扬了整个街道。透过玻璃,林欣看见一株向日葵发出淡淡的微光,这时一位头发花白的奶奶和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抱着一束向日葵走出门。

“简老板?!”林欣脱口而出,奶奶和老板娘都惊了一跳,林欣这才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实属不太礼貌。

“奶奶,您慢走”

“好好,简老板留步,我就先走一步了”

等奶奶走远,林欣被邀请进入花店,花店从外面看只是一家很普通的小店,但步入其中你会突然觉得它似乎是无限大的,花的品种十分丰富,每一株都开得惊艳。

“简老板,我真的好喜欢你”

花简端出茶具给这位“小朋友”泡茶,看她的样子是不会立马离开的。

“小朋友,我们好像没有见过吧”花简打趣道,林欣挪到简老板身边坐下,将自己收藏的视频划给简老板看。花简心想,是个小铁粉呀,全是我的视频。

“小朋友,你是一个人来的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入的地方,如果没有“邀请函”很容易被其他东西盯上,可花简自己探查过,这个小孩并没有沾上不干净的东西。

林欣本来很好高兴能见到自己喜欢很久的博主,但被问起那位“司机叔叔”,林欣还是很生气,不就是去晚了半分钟嘛,司机就绕路,还半路让自己下车。

“为什么不投诉他呢”这是个可爱的小孩,花简听着她的诉说浅笑,像看一只小猫撒泼,奶凶奶凶。

“每个人都有情绪,我觉得叔叔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花简猜到了这个必然的回答,从第一眼花简便认定眼前这个孩子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的眼睛看见了黑暗,倒映的却是阳光。

“简老板,那个奶奶是来找你转运的吗?”

“你相信世间真有转运?”

“当然啦,‘运气守恒定律’嘛”

花简本以为小朋友是开玩笑,但花简递上茶杯时,林欣眼中写满了真诚和期待。

“想听奶奶的故事吗?”

“好呀好呀”

一周前:

“哗哗哗——”连续几日的瓢泼大雨将整个街道蒙上一层阴暗的轻纱,江南烟雨的浪漫与情怀都被时间冲刷地一干二净,开门可见人们脸上的忧愁。花简在屋里隔着玻璃窗看见外面的灯逐渐熄灭,偶尔有几个外卖小哥侠肝义胆,披上雨衣驰骋江湖,这里虽是郊区,但车流络绎不绝,好在最近修路,今日又是周六,花简来此清净两日,谁知这怪雨越下越大,仿佛是要绊住某人的脚似的。

“叩叩叩——”

正当花简收拾好客户资料,楼下传来一阵漫不经心的敲门声,花简抬头一看,才晚上七点,若是杀伐,定不会选这么早。

“来了,谁啊”

开门竟是一位满头白发的端庄老夫人,她的雨伞被风吹断了一角,已经不能再往前走了,恰好附近只有警署与这间二层小阁楼还亮着灯,于是老夫人敲响了花简的居舍,希望能在此暂避风雨。老人说明情况后,花简立即将其邀请进家中,并打了一杯温热的糖水给老人。

“这么晚来打扰实在不好意思啊”奶奶露出十分难为情的神色,花简立马坐到她身边,问道:“奶奶哪里话,您吃过饭吗?我正好没吃,要不咱俩下锅饺子?”

“好啊,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花简心想,还好下午去超市买了两包水饺,不然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给奶奶填填肚子,在花简去煮水饺的时候,奶奶仔细打量着这座小屋。它的女主人是个喜欢清净的女子,家中没有宠物,家具也很少,客厅只有沙发和茶几,灯是很普通的LED白炽灯,地板也是方方正正的白色地板,床帘倒有些特别,是Z市彩色地图,整体来看没什么布置章法,只是哪里方便哪里安置。可是女主人的穿着与气质与这房子格格不入,她长相及其俊美,左肩上搭着一根长发辫,居家衣服时尚却低调,有明显的搭配痕迹。

“我女儿是时尚设计师,我年轻的时候干过这行,后来觉得太费眼睛,转行做了大学老师,没想到还是废眼睛,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直到退休”奶奶不知为何,在一个陌生人家中讲述起了过去的经历,从转业到大学任教,像两个许久未见的老友互诉衷肠,只是奶奶未曾提及自己的家人,主语只有“我”。

“奶奶,你这么晚是回家吗?要不给家里打个电话,现在雨太大了,让他们来接您,或者您就在我这里住一晚”

奶奶笑道:“多谢你啦,我要赶着去给我以前的同学过生日,他啊,听说身体不行了,我想着是高中同学,去看看吧,整整五十年,是时候补上当初的一句道别了。”

一直眉眼含笑的奶奶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哀伤,花简注意到,奶奶说话时摸了摸手上戴着的一根半新的红绳,红绳像庙宇中祈福绳的样式。

“奶奶如果到城里有什么困难可以去这个地方”花简将自己的住址告诉了写给奶奶,奶奶道谢之后撑着花简的伞继续赶路,前面有酒店民宿,奶奶会找到安寝之地。以奶奶的家庭条件完全可以支付打车费,花简想不通她为何要冒雨去看望这位高中同学。

于是花简化出一缕魂魄跟了上去,十点左右,奶奶找了一家民宿住下,第二日早上五点半吃过昨日买的饼干又开始赶路,终于在中午赶到了省医院,但奶奶并没有进去,而是去了附近一家服装店。奶奶毕竟是设计师出身,审美比一般人好很多,她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虽然没有粉黛修饰,但她依然那么耀眼,脸上一副傲娇的样子让花简有些错愕,这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奶奶吗?

奶奶挑了好几家水果店,最后也只买出半袋麻梨,花简猜应该是她那位老同学喜欢吃的梨子。

奶奶提着麻梨走进医院,在病室门口长舒一口气方才敲门,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大,里面却没有任何反应,奶奶骄傲的姿态瞬间崩塌,她顾不上体面,大喊医生护士,隔壁病室的护士和前台的值班医务人员立马跑了过来。

“老人家怎么了!”两个护士将奶奶扶住,医生脑中闪过一万种病症和治疗方式,其他护士随时准备好去拿自己知道位置的设备,只需要奶奶开口说明症状,在场的医护人员都将为拯救生命而分秒必争。

“我敲了好久的门,可是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那老顽固不会……”奶奶急得泪眼婆娑,身体也颤抖起来,整个人像失了魂一般,还好有两位护士扶住,不然奶奶定然当场瘫坐在地上。

“小香,开门!”

“好的……”

“等等——”

两个护士转身退后,两鬓斑白的老头摇着轮椅出现在奶奶模糊的眼眸中,她不需要仔细看,这个声音与身影已经深深地烙入了奶奶的记忆。

爷爷为奶奶的冒失向医生护士道歉,

“没事没事,宋老你好好休息,我下午再来看你的状况”

“劳烦秦医生了”

爷爷拧开门时还特别用了力好让奶奶看清楚,奶奶像个犯了错的小孩,抹了抹眼泪乖乖跟着进屋。

“五十年了,怎么还是这冒冒失失的脾气,怎么教的学生”,面对爷爷的“指责”,奶奶只是听着,什么都不说。

“一理亏就不说话,你啊,都几十岁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爷爷从抽屉里拿出纸巾给奶奶擦眼泪,等奶奶“重见光明”也恢复了正常,虽然心中后怕,但脸上已经没有了惊慌。

“还说我呢,都混到病床上了,是不是要拼了老命才罢休”

奶奶的伪装在爷爷面前丝毫没有用,时光轮转,光阴变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周一爷爷要手术,手术成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十。周末晚间,花简刚回到小屋便看见奶奶握着纸条,从东街一间屋子一间屋子仔细看过来,花简立马下楼请奶奶进屋。

“简老板,我这老太太也不知道找谁去说说话了,反正是睡不着,于是就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果然还是你”

小屋门口的铭牌上写着“花简--转运所”,奶奶便顺口叫起“简老板”,她将爷爷的状况告诉了花简,花简从医院离开的时候宋爷爷和奶奶正拿着相册倾诉回忆,宋爷爷精神状况良好,可就在花简离开不久,爷爷开始咯血,然后送进了ICU,本来是今天手术,不得已提前了一周。

“我和宋瑜是高一认识的,同桌了三年,那时候的我脾气倔,叛逆期延迟到了高中,家里人和老师们都拿我没办法,只有温文尔雅的宋瑜能压住我”奶奶脸上露出十分得意的笑容,甜甜的、自信的。

“因为他长得太好看了,人也很温柔,我谁都不怕,就怕他生气。每次闯了祸我都不敢回教室,就站在老师办公室门口等着老师来骂,骂完了,这件事也就解决了,宋瑜就不会知道。可是他啊,总是会从哪里得到小道消息,他跟我说想让我和他考一个地方的大学,我心想,呵,我又不爱上学,到时候拿到毕业证我就去混社会。”奶奶又笑了起来,她的眉眼总是藏着笑意,这样慈祥的老人很难让人联想到她曾是个“大姐大”。

“‘你的眼睛很好看,一定可以收集到世界上最美的物件。’就因为宋瑜这句话我开始认真学习,一开始真的好想放弃,但是那语文数学书上全是他的笔记,总觉得对不起人家,现在想想,其实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爸妈吧,可是那时候小啊,哪里会在乎父母的感受,总觉得他们为我付出是天经地义,直到自己做大人才感同身受。”奶奶的笑意有些勉强,从语气中也能听出对父母的愧疚。

“爸妈看见我开始学习就给我请了私教老师,我家也挺富有的,请个私教老师根本不在话下,爸妈也给我买了很多学习资料,很多我都看不懂,所以我就带给宋瑜,后来我才知道宋瑜正是看这些资料才学得更上层楼,反正我又不在乎,所以还让爸妈买着,高三有大学特招,我才突然意识到宋瑜的优秀,他被保送进了国外一所大学,还是公费,当时一个高中生保送国外大学对我们学校来说间直是传奇。他是老师口中的天才学霸,而我就是个捣蛋鬼。我躲了他好几天,最后还是没躲掉,他拿着他妈妈的服装设计类教科书来找我,当时我一看就沉醉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东西,最后三个月,宋瑜一边帮我复习功课,一边去省里、市里的图书馆、二手书店找设计的书,反正老师也不怎么管他,他就连着几天没来学校,终于找到了一本关于礼服的设计书。高考落下帷幕,他也要走了,毕业那天,他找我说十年后不管天涯海角,我们都要在学校再相遇。然后他出了国,我也没考上正经的大学,爸妈送我去了职业学校,学的是服装设计,十年啊,我为了和他见面拼了命地学习,可是也终究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十年后的那天,我没能请到假赴约,他也错过了回国的飞机。”奶奶的脸上少有惋惜,更多的坦然,既然已经错过,那就继续向前,将所有的不舍放在心中,成为我们前进动力。如果当时的钱珺名声大起,如果当时的宋瑜生活富裕,或许之后的四十年便是无尽的甜蜜,可是生活没有如果,钱珺需要那份工作,宋瑜需要攒钱生活,这就是横跨在“相遇”之间的鸿沟与无奈。

“五年后我也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我们国家的高等教育也逐渐步入正轨,很多高校来邀请我去教学,我想着教书应该不会很费眼睛,所以慢慢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学校,可是那些孩子的作品也是真的辣眼睛”奶奶和花简“噗嗤”一笑,奶奶接着说道:“但谁一开始就是天才呢,这些孩子都是幸运的,随年龄增长,我也成为了教授,出国交流是经常的事,虽然人家表面上尊重我们,其实很少有人真正是从艺术的角度来赞扬。时代飞速发展,我们的通讯发生了质的飞跃,我和宋瑜逐渐没了联系,只能在各种科技报纸上看见他的名字,他啊,三十岁回了国,一边搞研究一边四处打听我去了哪里,可我正处于灵感爆棚时期,哪有心思去想别的,也没留意到他的动向,他也因为研究没有坚持下去,十年后他也去了大学教书。如果当时我们都再普通一点,或许就会有时间和精力去茫茫人海寻找彼此,人生无常,一错过便是五十年,十八岁那句道别跨越了大半的生命线,而我们竟这样留住了暗恋的初恋,在将近古稀的年纪,我未嫁他未娶,余生也就凑合一起走了吧”

钱珺的故事说道这里也差不多结束了,现在的她只想错过了半生的宋瑜能平平安安,携手共白头是婚姻的浪漫,白头同携手便是暗恋的浪漫吧。花简向奶奶简单介绍了转运所,奶奶是不信这些的,但许愿是奶奶给自己的一剂镇定剂,花简将奶奶和爷爷的名字写在特制的木牌上,取奶奶的运气织成一段红绳和一段红丝。奶奶将木牌和红丝挂在另一个空间的宽阔枯树上,对着千灯树许下愿望,千灯树结出一盏亮着灯的红色灯笼,也是唯一一盏成熟的灯笼,花简站在不远处,眼泪不自觉留了下来,说不上是委屈还是喜悦。

他终于听见了……

本文标签:被迫献身被蹂躏小说

上一篇:在小巷里被强高Hnp 双飞高潮不断小说

下一篇:猛烈顶弄H宠爱*农村少妇偷男人快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