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舌头扒开她的细缝-轻点啊太深了好涨h

2022-08-17 16:22: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爹!”“不要……爹爹……”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穿筋透骨,夺其精元。&l

“爹!”

“不要……爹爹……”

腥红弥漫,可怖的阵法不断吸取着她的骨血。

七七四十九天。

七七四十九道摄元钉!

穿筋透骨,夺其精元。

“你不是我女儿!把你娘捡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怀了你这个野种!我们林家,只有林娇一个女儿!养你到今天,就是为了取你精元,为我的女儿铺平道路!”

“世人只知你是个废物,谁会想到你身上竟有如此菁纯的灵骨。”

“你这废物,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东西!不过从今往后,它就是我的了!我必能重振林家,成为世人瞩目的天骄!”

小说

“娇儿,你今日及笄,爹娘为你备的这份厚礼,可还喜欢?”

“从今以后便不会再有你,你去死吧!!”

……

撕心裂肺的痛楚与恨意涌入婵雍脑中,一张张陌生的脸和记忆如潮汐席卷而来——沧戎大陆,林家二小姐,还是个灵脉枯竭的大废柴?

可笑!

自己本是另一个大陆上、世人皆惧的女魔头,为了抢夺自己的功法,那些个名门正派各个不择手段。但她偏就不服,最终自爆而亡。

现如今,竟成了一个受尽欺辱的废物,还与自己同名。非但被林家人夺了精元,还被抛尸在这鬼域深渊之中?

“呵!”少女眸光绝冷,一身煞气。她可没有当软柿子的习惯。谁敢捏她,必将百倍奉还。谁若不服,定捶爆他的狗头!

婵雍正在替原主生气,不料全身的血脉忽然火烧一般,身体里像是有什么快要碎了,一股强劲的力量横冲直撞。枯竭的灵脉中,仿佛瞬间涌入了炽热的岩浆!

这是?!

婵雍猛然一怔,感觉到体内的这股血脉非比寻常,十分霸道!

她前世也是见过世面的,怕不是自己重生而来,对这身体造成了某种冲击,意外唤醒了原主体内沉睡的血脉。

这种情况太罕见了,对修炼者而言,就犹如凤凰涅槃,死而后生。若要出现这种意外,必然是身体里本就藏有某个秘密。

但这个秘密,原主似乎并不知道。

婵雍并没有搜索到相关的记忆,而眼下,她也没空继续研究这些。身体里的灵力被压制多年,现在猛然被释放出来,到处乱窜,随时可以将她反噬撕碎。

这种感觉十分不妙,像极了血脉逆流。若不快些压制,怕是要爆裂而亡!而解除这种危险情况,只需要一个同样优秀血脉的人与之结合……

婵雍思索之时蓦地,灵识感知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那气息像山峦海啸一般,无比高大,无比强劲,仿佛具有无尽的诱惑,让她欲罢不能。

在南边!

幽暗无际的森林中,婵雍瞬息而动,到达的一刻,不由的屏息——这里有一处深不见底的巨大地缝,形如一柄巨剑劈裂了大地。

四周围废墟遍布,枯骨无数。一些骸骨还身披着战甲,紧握高大的战旗,屹立不倒。

破釜沉舟。

背水一战。

当真好一副悲壮又惨烈的战场!

婵雍环视周围,刚靠近裂缝,就已经感受到了那股更强更霸道的血脉的气息!

没错!

她需要这个无比强大之人的帮助,需要这个人,来平息自己血脉的燥动!

最好,是个男人!

她纵身跃下,立刻感觉到了某种强力的禁制。瞬间,她体内的血脉更加灼热,十只手指上浮现出了某种纹样。同时,指尖之上还放出了十条灵线,形如一张大网,制住了面前看不见的神秘力量。

“破!”

一声低喝,清脆的碎裂声如雨倾盆,在幽深的地缝中显得空灵悦耳。周身景象瞬间发生了变化,她来到了一处神秘的空间。

准确来说,是一处囚室空间。

这里没有地面,没有日月,只有空灵通透的一片虚无世界。婵雍轻盈落定,寻着那极其霸道的血脉走去。

很快,看到那个被囚禁于此的男人。

他着一身星岚战衣,束紫金玉冠,分明英姿飒爽,身体却被数条暗红色的咒印所禁,动弹不得。

察觉有人进来,男子十分惊愕。抬眼看去,只见那少女一身血衣,犹如厉鬼,可披散的长发之下,是一张精致冷艳的脸。

她的眉心之中,有红色的火云印记在忽明忽暗。

竟是元婴血脉?!

男子大惊,没想到除了自己之外,世间竟还有另一支上古的返祖血脉。

少女光着脚,一步步朝他走来,殷红的血迹将她的肤色衬得更加白皙,也让十只手指上的纹样更加清晰。

她竟然是傀儡师,还是有十指戒灵的傀儡师?!

男子怔住。沧戎大陆的傀儡师一族,早在百余年前就被灭绝了,而且傀儡师手指上的戒灵越多,就越强。

眼前这个小丫头,非但是傀儡师,而且,还有十指戒灵!这是何其可怖!即便是百余年前的那一战,也没有见过十指戒灵的傀儡师。更可怕的是,她同时还有元婴血脉!

“你究竟何人?”

穿透空灵的空间,男子低沉的嗓音十分磁性,惹得婵雍更是悸动,惑人的眼中不禁浮出了笑意,不由得伸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年轻的容貌可以展现得更清楚一些。

“呵呵。”她浅浅笑开,一双眼美得惑人心神,却又邪肆狂放,轻轻舔了舔嘴,“很好,正合我意!”

男子的眼瞳蓦然缩紧,还来不及反应,自己的衣服就被人扒了。然后,就被无情的骑在了下面……

这一天,鬼域深渊中最深处的禁制被人破了,整个鬼域都传遍了某个狂怒的咆哮:

“女人!你无耻!你简直卑鄙!下流!”

“你放开我!”

“我、我要杀了、唔嗯?!”

一声被什么堵了嘴的断音之后,就只剩了一片寂灭……

五年后。

东川国。

大岳山脉深处。

鬼域深渊,藏在大岳山脉中的禁地,也是整个沧戎大陆的禁地。深不见底的天坑中瘴气弥漫,连过境的风,都带着一丝极其强大的禁制的气息。

被风带出的瘴气如黑雾般笼罩着天坑,在这连妖兽都不愿靠近的地方,一行人影渐渐从黑雾深处走了出来。

那是一大一小的两顶撵轿,轿子皆是纸片所化,而抬轿子的,竟是一副副活起来的人骨。

本文标签:轻点啊太深了好涨h

上一篇:娇嫩小嘴吞吐巨大*挺进美妇雪白大腿呻吟

下一篇:爽?好舒服?快?人妻 欲海娇欲海娇妻大团结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