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乱肉黄蓉合集500篇*沦陷的娇妻迎合呻吟抬起

2022-09-06 10:02: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今晚的夜空说不上好看,只有几颗星子发出微弱的光芒。可在院子里坐着的纪安卿觉得今晚的夜空比边关的好看很多很多,他说不出来为什么,但就是这么觉得。枫叶将一件银丝雪白银狐袍

今晚的夜空说不上好看,只有几颗星子发出微弱的光芒。

可在院子里坐着的纪安卿觉得今晚的夜空比边关的好看很多很多,他说不出来为什么,但就是这么觉得。

枫叶将一件银丝雪白银狐袍子给纪安卿披上,这天气越来越凉,自家公子身上的伤外人瞧不见,他可清楚的很。

视线从夜空中转向只有一墙之隔的段家院子,纪安卿低下头,从怀里拿出那个已经褪色的布娃娃。

小说

这是段宝珠在他十岁那年送给他的。

那年,纪安卿的母亲因病去世,小小的他直到母亲出殡那日都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那一天,小小的他抱着母亲的灵位被人裹挟着一直往前走。

他还记得那天路上的人不多,满天飘洒的纸钱和昏黄的天空组成一幅奇异的画面。

牵着他的手的父亲,原本干净的脸庞不知何时多出了几道细纹和胡茬,就像路边野蛮生长的野草。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天的世界格外的安静,好像一个巨大的玻璃器皿将他和这个世界隔绝开来,热闹是他们的,他什么都没有。

那些人扯大的嘴巴,甚至可以看到他们的小舌,脸上的泪光和面上的痛苦,都告诉纪安卿这些人在哭,可是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走啊走,走到了京郊的小山上看着母亲缓缓进入那个封闭的黑乎乎的墓穴。

母亲怕黑啊,不知她会不会怪父亲呢?

等啊等,等所有前来吊唁的人都离开,呆呆坐在前厅的父亲渐渐被黑暗淹没。

母亲绝不会放任不管让父亲一人坐这么久的,不知她知道了会不会心疼?

看啊看,我床上那件袍子还是母亲替我亲手缝制的。

母亲的手艺自是最好的,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替我缝制衣裳了,也不会有人偷偷在夜深时怕我害怕坐在床边守着我沉沉睡去了,更不会有人在我从书院回来时等在门口替我擦去额上的汗。。。。。。

这世上已没了母亲,却哪里都是母亲留下的痕迹。

霎时间,小小的纪安卿站在院子里失声痛哭,白日里那些听不到的声音,这些天来他不愿面对的事实都如洪水般向他袭来,将他击溃。

纪安卿的哭声断断续续传到纪勇的耳朵里,黑暗中烛火忽明忽暗,映照出纪勇脸上的泪光如小河。

就在纪安卿哭得伤心的时候,一只嫩白的圆乎乎的小手颤颤巍巍的伸到他面前。

手上还躺着一个穿着天蓝色小褂的布娃娃。

“别哭了,这个给你吧。”纪安卿抬起头只见一个小女娃看着他。

纪安卿哭得更凶了,我已经失去母亲了,够惨了!老天你还要派鬼来吓我!

纪安卿先是害怕,后来就破罐子破摔了,脸上的泪水还未消失却装的很勇敢,可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你能不能把我和我爹都带走?”

本文标签:沦陷的娇妻迎合呻吟抬起

上一篇:收看真人抽搐一进一出的视频/全文

下一篇:狠狠的挺进校花的紧致h-又长又粗又大又硬起来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