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va视频^全文

2022-09-17 08:27: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是我没了不要紧,景辞大人该怎么办啊……”想到景辞,秦叹灵光一闪,心中突然有了希望。“对,景辞大人!景辞大人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改变这一切的!&rd

“可是我没了不要紧,景辞大人该怎么办啊……”

想到景辞,秦叹灵光一闪,心中突然有了希望。

“对,景辞大人!景辞大人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改变这一切的!”

说罢,秦叹从地上爬起来,连身上的土灰都来不及拍打,便闪身离开。

——————

地府内,除了飘荡的鬼魂和阴差,还有永无阳光的暗夜,一切皆无尘世无异。

小说

房间内,景辞坐在转椅上,有条不紊地清点着上交的名簿。

柔和的灯光下,景辞的样貌更加俊美。

浓密的剑眉微微蹙起,潋滟着波光的狐狸眼,认真地盯着字里行间。

景辞鼻梁挺直,玫瑰花一样的唇瓣微微张开,默念着名单。

而棱角分明的脸庞,却给柔和的容貌增添了几分威严。

“嘭!”

宛如地震般的开门声,突然在景辞在耳边炸起,吓得他心猛地跳了起来。

“哧啦——”

一声清脆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来不及翻页的纸张,一下被景辞撕成两截。

看着破损的名簿,景辞的眉心突突地跳了两下,原本平静的心也瞬间搅成乱麻。

然而未等景辞出言,秦叹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又响彻了整个冥府。

“景辞大人怎么办啊,我原本就死的凄惨,这下连鬼也做不成了啊……”

秦叹跪在景辞面前,紧紧地抱着景辞的大腿,痛哭流涕。

还不顾形象地将眼泪全部抹在景辞整洁的西裤上。

景辞不为所动地看着秦叹,波澜不惊道。

“叹叹啊,你知道我不喜欢工作时被打扰吧?”

“嗯……我知道……我知道的景辞大人……”

沉浸在“悲痛中”的秦叹,丝毫没有察觉到景辞话语中隐约怒意,依旧肆无忌惮的哭嚎着。

得到秦叹肯定的回答,景辞满意地抚摸着秦叹的头发,仿佛在给与他安慰。

“所以,秦叹你是打算再死一次吗?”

景辞微笑着咬牙切齿地说道。

秦叹胡乱抹了把眼泪,抽搭地说道。

“我都已经死了,还怎么再死一次啊……”

“啊……这个不难。”

景辞故作沉思道。

秦叹渐渐停止了哭泣,仰着头有些好奇地看着景辞,等待下文。

“你觉得鬼要是灰飞烟灭了,算不算再死一次呢?”

景辞戏谑地看着秦叹,意味深长地说道。

听到景辞“骇人听闻”的话语,秦叹瞬间瞪大了眼睛,如同弹簧一般弹射到墙边,慌忙护住自己,惊恐不已。

“景辞大人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要是没了,你就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贴心可爱的小跟班了!”

秦叹虽然心中恐惧,但嘴上却依旧义正辞严。

看着秦叹怂的不行还嘴硬的模样,景辞心情大好,原本就没有几分的怒意更是烟消云散。

毕竟景辞从做阴使开始,秦叹就一直跟随自己。

千年以来,忠心耿耿,办事也算妥帖细心。

如今秦叹使出几百年未用的“撒泼大招”,定然是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大事了。

想到这儿,景辞也收起了打趣的心思,缓步走到秦叹面前,像秦叹一般盘着腿坐在地上,认真地说道。

“说吧,出什么事了?”

见景辞突然一本正经,秦叹偷偷地看着他,小心地试探道。

“景辞大人,你不打算弄死我了?”

景辞见秦叹这样天真,噗嗤一笑,熟练地用食指敲了下秦叹的额头。

“你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样单纯?”

秦叹不满地揉了揉额头,小声地嘟囔道。

“景辞大人是这个世上待秦叹最好的人,所以景辞大人说什么我都会相信的……”

景辞的笑意凝在唇边,心中涌入一股暖流。

恍惚间,景辞似乎看到苏沅那笑中含泪的眼睛,她说……

“景辞,我相信你,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

“景辞大人?景辞大人?”

见景辞一时怔神,秦叹心中有些不解,他抬手在景辞眼前挥了挥手,又补充道。

“景辞大人,你还好吗?”

景辞猛然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他轻咳两声,复而神色如常。

“你先说一下究竟发什么了什么事吧。”

景辞有意岔开话题,秦叹也不再追问,他低下头,不安地捏着手指,小声地说道。

“我不小心把方瑾如和林意澜的魂魄弄丢了……”

听到这儿,景辞的眉头一紧,神色也添了几分严肃。

“不知为什么,林意澜死亡的那一刻,魂魄并没有出现在身边。”

“然后,在我出去找林意澜的时候,方瑾如的魂魄却意外进了林意澜的身体,所以……”

说到最后,秦叹的声音越来越小,心中的不安让指尖也变得冰冷。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飞快地流逝,可秦叹感觉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般那么漫长。

得不到景辞的回答,秦叹心中更加慌乱。

秦叹有些不知所措,更不敢抬头,他生怕会看到景辞对自己失望至极的模样。

沉默良久后,秦叹终于听到了景辞的叹气,随之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

“这原本就是我的过失,你无需自责。”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方瑾如和林意澜的魂魄,将她们带回冥府。”

“那……景辞大人有什么办法吗?”

听到景辞的话中似有转机,秦叹死灰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他抬起头,眼睛闪着光亮,希冀地看着景辞。

“你做事向来稳妥,而此事如何想来,都不似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所以,我需要亲自去看一下林意澜的状况,或许能够找出一线生机。”

景辞眉头紧锁,目光深沉,斟酌道。

“好的,景辞大人,我这就带你去!”

说罢,秦叹立刻起身,正要开门带路,却突然被景辞拎住了领子。

“你真打算这样灰头土脸的出门?”

听到景辞的提示,秦叹才发觉自己的衣服已经灰尘仆仆。

光洁的地板上,倒映着那张脏兮兮的脸,看上去竟是比炼狱里的恶鬼更要惨不忍睹。

秦叹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我忘了我还闹了这么一出了……”

“你也知道你是无理取闹啊?”

景辞故作生气道。

“景辞大人放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秦叹伸出四根手指,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听到秦叹的保证,景辞松开秦叹的衣领,满意地点了点头,抱着手臂戏谑道。

“不过你弄脏了我新买的裤子,所以这个费用,我打算从你的工资里扣。”

“不要啊景辞大人!我可以不要脸,但是不能没有钱啊……”

秦叹悲痛地哀嚎着,景辞却微笑着慢慢将秦叹“逼”出房间,毫不留情的关上了大门。

刹那间,秦叹的嚎叫声隔绝在门外,景辞闭上眼睛满意地笑道。

“啊……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

本文标签: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va视频

上一篇:[荣川乃亚]098TMHP-094作品封面汇集

下一篇:生殖腔疼好烫abo 女仆被少爷吸乳水蜜蜜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