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顶弄激情出轨情人H

2022-11-12 11:18: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树上的知了一浪接一浪的不停叫,让人听着格外的烦躁,树梢动也不动,一丝风都没有,都说青京是火炉,来的时候冯潇潇还想,总归不能把我煮熟了。现在看来,已经到了9月,这里燥热的天气绝对

树上的知了一浪接一浪的不停叫,让人听着格外的烦躁,树梢动也不动,一丝风都没有,都说青京是火炉,来的时候冯潇潇还想,总归不能把我煮熟了。

现在看来,已经到了9月,这里燥热的天气绝对不限于夏季,此刻的冯潇潇衣服黏在身上,拎着两个大包,挤在人群中看自己的寝室号码。

“208.。。。呼呼,吉利!”冯潇潇念叨了声。

钻出人群,看着也在擦汗的老爸和老妈,潇潇觉得格外不好意思,已经是20多岁的年轻人,上个研究生还让父母跟着一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场面算是弥补了她自己一个人一个包袱去念本科的遗憾。

“找到地方了?”

“恩恩,208室。”

“哪栋啊?”

“额。。。我再去确认下。”

看见自己父亲刀子般的目光飞来,冯潇潇一个180度转体,赶紧逃离自己父亲冯德国的目光,向后面的宣传栏走去。冯潇潇这个丢三落四的坏毛病不是一天养成的了,她的成绩一向不好,原因不是笨而是太聪明,一点就透,但是却极其粗心。

曾经在小学毕业考时因为睡觉过了头,仅仅以两科成绩,考入了B市的普通中学重点班,老师的重点培养,让她中考时顺利考入了重点高中,但是又因偏科严重,高考只勉强考入了一所三流师范院校,分数够不上英语系,冯潇潇又不肯听老爸的安排复读,最终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进了中文系。

小说

这下,可把身为英语老师的冯德国气的够呛,不仅自己不肯送她去上本科,也不允许别人去送,可苦了这四年在异地一个人的冯潇潇。

冯德国可能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不管不顾的女儿竟然四年后考上了大名鼎鼎的青京师范大学,此所院校的中文系全国闻名,尤以冯潇潇考入的古代文学专业更是具有世界级的影响,很多古代文学专业的泰山北斗都在此聚集,至此,冯爸爸才在冯妈妈的逼迫下,一起来送自己的宝贝女儿。

冯潇潇没走两步,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

“那个同学,美术系在23栋,不用看了。”冯潇潇抬头一看,旁边一个高大威猛型的男同学拎着两大件行李说道。

“美术系?谁告诉你,我是美术系的?”

“额,音乐系也在23栋呀!”

“谁告诉你,我是学艺术类的。。。”

“那体育系也。。。”男生的说话声音随着冯潇潇的眯起的双眼越来越小

“我是中文系的啊!”冯潇潇扯开嗓门大喊一声,震得旁边同来报道的新生们,纷纷侧目。

不得不说,看着眼前的小女生,漏洞牛仔裤,宽松大T恤,T恤上还被啄以大小不一的洞,脚蹬一双透明松糕鞋,乱蓬蓬的头发,从来都不肯好好梳起来,这搁谁看来,都丝毫没有一点中文系女生的模样。

“冯潇潇,你给我过来。”

听见老爸的召唤,冯潇潇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喊了一声爸。

“你这身衣服,还有你箱子里的那些,统统给我扔了,马上给我去重新买,好好的大学中文系,4年下来你给我念成这样。”

“还不是你们4年都不去看我,让我自己咎由自取。。。”冯潇潇低着头扯自己的衣服说道。

“咎由自取是你这样用的?你好意思说你是中文系的,你你你,你给退学好了!”冯德国身为一名人民教师,治得了上天的顽童,教得了刻苦的天才,唯独对自己的亲身女儿没有丝毫的办法。

“好了,老冯,因为我的身体,这四年也疏忽了对潇潇的照顾,再说我们女儿又没有变成坏孩子,只不过是,有个性。”一旁的冯妈妈看着一群围观的眼神说着。“但是,潇潇,你想想看自己读的是什么专业什么氛围,你看看自己合适吗?”

“不合适。。。”

冯潇潇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从小到大,羸弱的老妈李顺平是一向的以理服人,不动口不动手,单凭几句话便能将这个混世小魔王制服,再加上这几年哮喘病越发厉害,潇潇更是很少跟她顶嘴。

“同学,那个。。。中文系在25栋。。。”一旁一个扶着眼镜的女孩子,在冯潇潇猛回头的动作中差点晃倒。

“哦,好呀好呀,同学你住哪个寝室?”冯潇潇看着眼前的救星,连忙扶住她。

“我,哦,208。”

“哎呀,跟我一个寝室,太好了,咱们一起走,来,这个我来拎着。你叫什么名字啊?”冯潇潇抓起女孩手里的大包就往前走,完全忘记了后面的老爸还扛着一个箱子还有她之前扔在脚底下的包。

冯德国刚要出声喊住自己的宝贝女儿,却被李顺平拦住了,两个人相视一笑,互相搀扶着向前走去。

被冯潇潇一路拉扯着走进208寝室的女孩,叫黄爱菊,跟冯潇潇一样来自山庆省,一打听出来,是自己的老乡,冯潇潇几乎把瘦瘦小小的爱菊抱的背过气去。两人正在说笑着铺床叠被,第三位寝室成员出现了,陈成平来自兴宁市,虽然和两人不是一个省,但是总归离得不远,三人说笑了一番,互相问了年龄,最后确定下来,陈成平是老大,冯潇潇是老二,黄爱菊是老三。

冯潇潇对老二这个词极为反感,之前不管是打牌还是下棋,她都被人称为千年老二,再说,老二又是男性某个不雅形容词,正想张嘴争论,看见给自己买洗漱用品的爸妈回来了,连忙闭了嘴。

简单介绍之后,冯爸爸格外亲睐黄爱菊,一切好学生在冯爸爸眼中绝对是星星之火,两个人坐着便开始讨论起来文学作品,而做惯了思想工作的冯妈妈则格外喜爱这个处事稳重,长相憨实的陈成平,问了几句家庭情况,两个人便开始聊起了风土人情。

冯潇潇左边听听插不进去嘴,右边听听懒得插嘴,最后还在老爸的锋利的眼神中退出了寝室,去逛起了校园,说起来冯潇潇来复试的时候,因为怀揣忐忑也没来及欣赏一二。

青京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校区出了名的漂亮,红砖绿瓦,高楼邃阁,其中更有百年的古树竖立其中,移步换景,冯潇潇渐渐走出自己的寝室群,在乱花迷眼中慢慢前行。

前行的路突然被一片水挡住了去路,冯潇潇放眼望去,水面上假山亭阁林立,在秋日的阳光照耀下,让人闪花了眼睛。池塘边绿草地蔓延至远处,这里竟然似乎有微风吹过,一阵阵清香漂亮,让人感到每个毛孔都接受了洗礼。

“啧啧,真是浪费,这得耗资多少人力物力,校园就校园吧,你说不给谈恋爱,你还设置这样的地方干嘛?”

冯潇潇自己刚喃喃地说完,旁边便传来一阵轻笑声,笑声沉厚而清澈,像极了山中滚动的冬泉。冯潇潇放眼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时候自己身后出现那么大一个帅哥,她自己竟然毫不知晓。

“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评价这片湖,你要知道,青师大的这片湖,可是与未名湖齐名的,多少青师大人以这片湖为傲,到了你这,就成了浪费了。”

身后的男子,白衫黑裤,自冯潇潇身后的矮亭中走出,挺拔的身材与旁边树木一拼,多年后,在这样闪光的下午,他只是微笑而散发出的光芒仍然深深地刻在了冯潇潇的眼中。

“哇,极品,至少90分!”冯潇潇站定了看他,从面无表情到非常开心,眼镜从瞪圆到弯成一道月牙,再看看眼睛旁边的小水珠,从额头一点点划过脸庞,青涩而任性,红彤彤的脸庞已经让人忘记了,这里是哪里。

“同学,你说什么?”帅哥又走近了一步。

“啊,没什么,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湖?”冯潇潇赶紧把自己色迷迷的眼光收回,脸上飞起红霞,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未名湖啊,你难道不知道?”男子的声音很愉悦。

“哦,知道,知道,哪个市的?”冯潇潇只道是中国哪个淡水湖。

“哪个市的?哈哈——我说同学你哪个系的?”帅哥一边笑着一边仔细研究着冯潇潇。

冯潇潇的脸更红了,知道自己肯定弄巧成拙了,千万不能给中文系丢脸,不然那些老教授们还不把我宰了。。。。冯潇潇心里想着,嘴上反应得更快,“哦,艺术系的。”

“哦,原来是艺术生,怪不得对我说的词不敏感,你们的侧重点不在这里。”男人扭过头看着湖面说道。

“切,拜拜。”冯潇潇最不喜欢没有共同语言的人了,当即准备离开,你就是100分的帅哥,放在冯潇潇面前,没有共同语言也是白搭。

本文标签: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

上一篇:老汉在公车上开花苞 小雪在泳池被教练疯狂进出

下一篇:领导玩单位里的孕妇 公车上乱j伦小说肉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