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厨房挺进同学熟妇的身体)全文章节列表

2022-11-13 15:53: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身穿白色套裙的女人脚踩高跟鞋跨下来,设计感十足的裙装包裹着她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白皙的脖子上一串晶莹珍珠项链,与耳朵上的珠饰相得益彰。脸上架着一副宽边墨镜,透着肃穆和

身穿白色套裙的女人脚踩高跟鞋跨下来,设计感十足的裙装包裹着她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白皙的脖子上一串晶莹珍珠项链,与耳朵上的珠饰相得益彰。脸上架着一副宽边墨镜,透着肃穆和清冷。

一个手提着LV桶包的小西装男孩,一脸严肃地紧跟其后。梳得一丝不苟的小分头下,一双大眼睛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四周。那神色俨然就是帮妈妈拎包的敬业小秘书。

“妈咪,等等,等等我。”清脆的童音里,跑下来一个穿着连帽衫的女孩子。手上捧着个乐高奥特曼半成品,小辫子一跳一跳的,小脸因为奔跑透着红彤彤的可爱,神色上却透着一股假小子的气势。

走进大厦里,来来往往的众人纷纷侧目。

“那美女是谁,我们公司邀请明星来了?”

“哇,好可爱的小朋友,我看是公司旗下的小模特吧?”

“现实版的辣妈带娃啊!”

走在前头的一大一小停下的脚步耐心地等着后面追来的的小人儿。

“不要边走边玩!”小秘书一本正经地提醒妹妹。

“我只差两步就拼完了嘛!”小可爱嘟着嘴回他。小短腿好不容易追上妈妈和哥哥,还没喘过气呢。

小说

女人将两手放在两小只的脑袋上摸了下,弯下腰一左一右牵起小手,昂首阔步走入专用电梯直达顶层总裁办公区。

“老大,欢迎您回公司!”王鹏满面笑容从里迎出来,“我说去接你们,还不让,这是要突袭过来给惊喜是不是?”

祈安安是LP集团幕后老板,王鹏是执行总裁。今天她刚下机场就直接来公司处理一些事务。

两个小毛孩是龙凤胎,哥哥叫祈沐,妹妹叫祈波儿。一动一静,名字如同性格。

“王叔叔!”妹妹小波儿连蹦带跳地扑过去。

王鹏赶紧蹲下身接住,差点被迎面扑来的妹妹弹得四脚朝天。“小波儿,你妈妈给你吃什么啦,长这么重啦!”

“王叔叔好!”哥哥祈沐看妹妹疯狂的样子,皱了眉。不失礼貌地朝这个三个多月没见的熟人端端正正地问候。

“哎呀,小哥哥也更成熟啦。”王鹏搂过小沐,在他脑袋上揉捏了两下,小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我的发型啊!

“王鹏,帮我叫秘书带两小只去玩,你把那几份合约给我看下,我们谈下公司最近的业务......”祈安安进了董事长办公室,放下包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老大,你让我查的小宝的下落,已经找到了。”王鹏拿了另一份文件进来。

“在哪,快告诉我!”祈安安从一堆文件里猛得抬起头,心内狂跳。

那一场大火,祈安安命不该绝,被人救出火场剖腹产下两子两女,小女儿被她送回协议里的地址。小儿子受的伤最严重,从肚子里抱出来时已经夭折了。她带着剩下的一儿一女远走他乡。

大火烧得连个灰都没剩下,祈家对外称女儿意外去世,也与于家解除了婚约。

祈安安藏身国外,连两个月后母亲的离世她也不能回来,只能对着家乡的方向磕头流泪,祈求母亲对自己这个不孝女的原谅。

都是他们!

这五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为归来复仇而准备。

这一胎里有两个女儿,她本不愿把女孩送一个出去,想到那三天里那个男人天天拿着张女娃娃的图片看,便知他的期待了。想着让他得偿所愿,女儿在他手里也不会受委屈了。祈安安还抱着一个私心,女孩子嘛,以后真有家族内的纷争,女儿也不需要背负争端而受累。

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女儿过得怎么样。

这五年,也是想念女儿的五年,愧疚与心痛的五年。

*

祈家,豪华别墅。

祈连德,五年前一举吃下岳父的高氏集团,现在已是江州四大集团之一,连续两年都是财富排行榜前三名,风光无限。

庭院深深,雍容华贵,处处体现着商业大亨的气派。

祈安安抬头看着门楣上镶金大字“祈福庄”,忍不住啐了一口,什么祈福求福,全是坑蒙拐骗来的,从我回来开始我会让你们不得安宁!

她一身黑色劲装,阴沉着脸跨入这个曾经生活了十几个年头的“家”。

门口的保安亭里跑出一个人,大声阻拦着:“这是私家庄园,闲人禁止入内,快离开!”

祈安安昂着头目不斜视,径直往内走。保安急了,伸手要拉女人,一边骂骂咧咧:“赶快滚,否则不客气了!”

祈安安一个回旋身,反手一扣,再一拉一拽,“咔嚓”,保安抱着胳膊卧在地上。“断了,断了,妈呀,我的手断了。”

又从亭内跑出一个手持电棍的保安,从后面袭击过来。

女人一个侧身躲过那阵疾风,又来了一个螳螂腿扫过将其重重摔在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捡起那电棍直击向他。

收拾妥当。

她跨过躺在地上哀嚎的两人,径直走进大厅。

“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报给冷家,要嫁你去嫁,我不要嫁给一个又瞎又瘫的残废!”一个尖厉的女声扯着嗓子质问。

“你这孩子,妈要是还能嫁,那我就替你去。这不是替不了的吗?冷家是我们得罪得了的吗?”中年妇女好声相劝着。

“祈恩,你今天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没得商量!”看来几人已经僵持很久了,中年男人耐心尽失,怒不可遏地喝道。

祈恩!哼,那个推我下楼的崔恩,这都已经改了姓氏登堂入室了!

祈安安从声音里已经听出来是祈恩在与她爸妈在争执,一如既往的伺宠而骄口气。

不禁斜眸冷笑。“不就是嫁人么,这么为难?不如让我来帮你吧!”

三人齐齐转过身,这才注意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浑身散发着戾气的黑影。

“谁在那?”正在火气上的祈连德对着门口吼了声。

“祈总,贵人多忘事啊。自己的女儿都不认得?”黑影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地靠近来,那声音响彻在空旷的大厅里,毛骨悚然。

女儿?祈恩就在眼前。祈安安早在五年前就因老房子年久失修线路短路失火而死

本文标签:两个老外一夜把我玩肿了

上一篇:如何玩自己的r头 张开双腿疯狂迎合 强壮公

下一篇:宝贝把腿张大点叫大声点 乡下女艳史婬荡TXT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