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抱着白嫩的臀耸动 两个人又一次融为一体

2022-12-05 14:40: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像只漂亮的、娇气的小幼兽。魏肇把这一幕收入眼底,冷硬的脸上不动声色。忍住那股莫名冒出的想建个窝把幼兽藏进去的念头。过了那一段路程,火车恢复了平稳的行驶,周围的人大多在

像只漂亮的、娇气的小幼兽。

魏肇把这一幕收入眼底,冷硬的脸上不动声色。

忍住那股莫名冒出的想建个窝把幼兽藏进去的念头。

过了那一段路程,火车恢复了平稳的行驶,周围的人大多在吃着午饭,因为之前车厢的晃动有人的粮食撒了,引得一阵骂骂咧咧的说话声。

小说

有人注意到林露这边的动静,见两人动作颇为放浪大胆,打趣道:“小姑娘这是看人家小伙子长得俊,投怀送抱了?”

林露脑子有些迟钝,缓了半会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姿势很暧昧,她坐在陌生男人的大腿上,手掌撑着男人的大腿稳住身体,掌心仿佛能够透过薄薄的布料感受到那温热的、充满力量感的肌肉。

她像被人亲昵搂抱着一样,这个姿势能够明显感受到男人呼出的灼热气息,以及男人健硕身躯充满的力量。

她白嫩精致的脸上不自觉泛起淡淡的红。

太社死了!

哪怕在现代,林露也没有跟哪个男人有过这么亲近的距离。

她紧张地挣扎着男人身上站起来,杏眼儿微抬,想看看帮助自己的男人长得怎样,却撞进了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宛若深渊般深邃,却又隐约有清正之色。

男人虽穿着普通的衣服,但那有神清亮的黑瞳却让人不敢小觑,气势出众,还有那硬朗的脸庞,下颌线条流畅好看,确实长得俊朗。

这个男人给人一种可靠、踏实、充满安全感的感觉。

而且身材比例很好,要是换件时尚版式的衣服,肯定很帅!

作为服装设计师,林露忍不住在心里给了男人非常高的评价,对上那人的眼睛,她歉然道:“谢谢你,我不是故意的。”

魏肇目光从林露微微泛红的耳尖一扫而过,薄削的唇角忍不住翘起,“我知道。”

林露耳朵轻微的颤了颤,她好像听到了男人轻笑的声音,嗓音微微带磁,低沉好听,狠狠戳中了她声控的属性。

不但长得符合她审美,连声音都那么好听,这要是还在二十一世纪,她估计就主动要联系方式了。

可惜现在是在七零年代,交通不便的年代,哪怕在满意对方的颜值和声音,林露也没有多余的想法。

她纤细莹润的指尖用力地捏着水杯,冲他微微一笑,“我还要去打热水就先走了,谢谢你刚才帮我……”

年代不同,怕两人多说话被其他人误会,林露说完,找了个借口就走远了。

林露本来就娇软的嗓音因为身体不适,变得更加软。

软软的,细细的,悦耳又好听。

魏肇盯着林露的背影,垂落在身侧的右手手指腹不自觉摩挲几下。

小腰很软。

本来他对这种一看就是娇滴滴的大小姐都会敬而远之。

要是换了其他女人因为火车晃动在他面前摔倒,他也不会掀动眼皮一下,但莫名的,当他看到那张俏丽脱俗的小脸被吓得苍白时,心里产生了一股保护欲与怜惜欲。

林露那么坦然地道谢,让他有些意外……

倏地,魏肇漆黑的眼眸一冷,仿佛有寒光一闪而过,他站了起来。

男人高大的身体让人有种车厢狭迫的错觉。

魏肇眯了眯眼睛,看到有一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尾随着林露,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当即跟了上去。

-

还有几个人在排队打热水,林露寻着队伍排了过去。没有注意自己身后又排了一个人。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痛呼。

接着是男人难听的咒骂:“你谁啊?你想干什么?给老子松手,疼死了!我的手要是有什么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再不松手,我要找列车长在找公安,把你捉起来!”

“那行,你跟我去找列车长找公安,你敢吗?”

这声音有些熟悉。

林露立马回头去看,就见排在自己身后的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被魏肇扭着手臂,魏肇脸上的表情有些凶气,凌厉的眼神让他看起来像是某一种凶猛的兽类。

戴帽男人大声色厉内荏囔囔:“有什么不敢的?你先给老子松开,我要举报你乱打人、影响社会治安,我看就是敌对分子……”

魏肇懒得听戴帽男人聒噪的声音,铁钳般的大手轻松地掐住男人的手臂往后一扭,那男人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啊,疼、疼松手松手……我错了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举报了也不找列车长了……”

林露眼里滑过几丝担忧,她相信魏肇不会胡乱动手。

她担心魏肇把那个戴帽子的男人弄伤了,那么就算魏肇事出有因,伤了人也得付出代价。

许是看出了林露的担忧,魏肇眸光微动,对着她解释了一句:“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伤不了他。”

语气和跟那个戴帽男人说话的语气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柔和了不知道多少倍。

戴帽子的男人疼得冷汗都出来,而且被人反钳住手臂,让他一个大男人感到里子面子都没了。

见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周围人看热闹的视线,戴帽子的男人彻底没了脾气,小声求饶说:“大哥,你松开我吧,我连你是谁都认识,我跟你应该没有什么仇吧?我也没有招惹你吧?你松开我,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不计较你动手,也不找你麻烦,我保证!”

男人嘴上说着保证,垂下的眼底却露出阴翳的神色,显然内心并不像嘴里说的那样。

魏肇一眼便看穿他心里的小九九,脸色紧绷,铁掌般的手加大了几丝力道,语气很重:“谁说你没招惹我?你刚刚准备干嘛?想偷我的钱?动作那么熟练,我现在怀疑你是个扒手,是个惯偷,你必须先证明自己的身份我才放开你,不然就把你押到列车长那里!”

本文标签:粉嫩被黑人两根粗大疯狂进出

上一篇:2022最好看(公交车两根粗大前后夹击好爽)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太子边走边挺进她的H 晚上运动床太响吵到楼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