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妻双腿被扛起露出下身 两人手指玩弄花蒂呻吟h

2022-12-07 09:15: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仿佛数十年一次的各国大战又要一触即发。元国皇帝元臻爱惜自家百姓,即使军营不缺骁勇善战的能人,大的战事却还是会御驾亲征,刚和朱国打赢了一场仗,朱国主帅朱梁被重伤,朱国国君朱

仿佛数十年一次的各国大战又要一触即发。元国皇帝元臻爱惜自家百姓,即使军营不缺骁勇善战的能人,大的战事却还是会御驾亲征,刚和朱国打赢了一场仗,朱国主帅朱梁被重伤,朱国国君朱悦惊恐之下与元国签订修好协议,五年之内绝不来犯元国。元国军队军心大振,元臻战甲未卸,告捷归来,满满的都是天朝天子的威风,一路上百姓簇拥爱戴,纷纷庆幸自己有个高德贤明的君主。

到了京城宫门口,大批官员全部下跪迎接,欧阳谦在首位跪的端正:“恭迎皇上回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

“谢皇上。”

小说

元臻被簇拥着进了皇宫,欧阳谦跟条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只要元臻一回头,准能看到他满脸崇拜的笑容。到了承明殿才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不服老可不行,身子骨真不如以前硬朗了。”

欧阳谦双手奉了浴巾上去:“温泉里的水都放好了,义父先进去泡个澡,好好的去个乏,待洗完澡出来,孩儿给您捏一捏。”

“好,那就有劳谦王殿下了。”元臻欣慰的笑着进去洗去了浑身疲乏,换了便服,出来就看到欧阳谦捧着一杯温热的茶水候着了,走过去接过喝了起来。

欧阳谦在身后给他各处按摩着,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手头上劲儿倒是挺足的,元臻颇为享受。喝过一杯茶感觉神清气爽,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谢谢儿子,舒服多了。”

“义父可有受伤?”

元臻止不住的笑意从嘴边流露出来:“一点小伤不碍事,上战场哪有不落疤的?养几天也就好了。”

欧阳谦忙上前去,眼巴巴的望着他:“义父伤哪儿了?给孩儿看看。”

元臻心想,朕哪里敢给你看?恐怕伤口还没掀开,你就又开始哭鼻子抹眼泪了,还是算了吧,让朕清净一会儿还更有助于伤口愈合。面上却说道:“行了,朕都包扎好了,你还是别折腾朕了,乖儿子,义父还是有些乏,你还是给义父再捏捏肩膀捶捶背。”作势做出腰酸背痛的样子,欧阳谦只得闭口不言,回到他身后给他按摩。

“西北边防粮草失窃一事查的如何了?”

“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待到有确切答案了,孩儿会呈给义父。”欧阳谦恭声道。

“嗯,边疆不能再出乱子了……”元臻长吁一口气,挪动了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一次仗消耗的军力物力都是极大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朕也不想打仗。”

“义父乃千古名君,孩儿一定会尽毕生精力辅佐义父治理江山。”

承明殿安静了一会儿,按了半刻元臻就感觉有些困了,脑子里一直记挂着那个温柔似水的女子,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道:“走,看看你筠姨去。”

“好,外面有些冷,孩儿去给您拿件披风。”

正说着呢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欧阳谦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

“皇上。”曾庄容进了屋内,行了一礼,脸上洋溢着温柔的笑容,“皇上凯旋归来,臣妾真是高兴。”

元臻起身扶起她,笑道:“想朕了吗?”

“臣妾自然是想念皇上的。”曾庄容一脸娇羞的笑意,一边推开他,脸上染了红晕,“孩子还在这呢。”

欧阳谦摆摆手,认真的说道:“不用在意我们,竹香姐姐,我们先出去,走。”竹香笑着随他一起出去了。

曾庄容再度依偎到元臻怀里,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声音温柔的像水一样:“皇上这次出征,可有受伤?”曾庄容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可是因为进宫后一直受宠,从未受过什么闲气,也没经历过后宫里争斗的风波,所以还跟二十岁的妙龄少女一样,有着所有恋爱中女人应该有的姿态。面对元臻所表现出的温柔、娇羞、脸红和偶尔的任性,都能充分说明元臻宠爱她的程度。

“没什么大碍,放心。”元臻搂着她往外走,“走,回家吃饭去,潋儿今日为朕洗手作羹汤?”

曾庄容掩口笑了,她的笑声俨如治愈良药一般沁人心脾,动人极了,元臻低头深情的亲了口她的额头:“如果你到六十岁的时候还能笑的这么动听,就算简誉没有辜负你。”

“跟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臣妾都感觉是幸福的,十几年来,一直都是如此。”曾庄容满怀爱意的眼神看的让人心醉,在她眼睛里,好像有星辰一般明亮的光辉,让人流连忘返。

“过了这个年,谦儿就满十七岁了,南风十六岁,南方十四岁,咱们家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元臻搂着她往外边走边说道。

“过了这个年,你就三十九岁了,马上就要变成一个老头子了,真想看看你花白了头发是什么样子……”曾庄容甜蜜的对着他笑道。

“好啊,朕也要看看你头发白了是什么样子,我们一起变老,到老的时候还这么在一起……”

“我才不要变老呢,只要你变老……”曾庄容银铃般的笑声渐渐远去。

誉王府

元臻带着他们一起回到王府吃饭,小厮见他们回来了,拱手行礼:“老爷、夫人、少爷,老爷打了胜仗回来,府里上下都高兴地不得了,都要为老爷接风洗尘呢。”元臻点了点头,跟曾庄容牵着手在前面走着进去了,欧阳谦在后面依旧礼貌的颔首回礼,“今日你们也早点回去陪老婆孩子吧,府里有我们呢。”

“诶,谢谢少爷……”小厮满目的欣喜。

一名身着青衫的青年男子正拿着扫帚打扫院子,见到他们回来了,躬身道:“老爷,夫人。”语气顿了顿,目光隐晦,道,“……少爷。”

欧阳谦身形僵硬了一下,然后朝他颔了颔首,便随元臻一起进去了,那男子抬眸盯着欧阳谦的背影,满目的狠烈。

“老爷夫人回来了。”管家韩江远躬身叫道,“芸儿怕先炒出来菜会凉,就想等着老爷回来了再做饭,食材都准备好了,您和夫人先稍等一会儿,老奴去告诉芸儿一声。”

“不用了,今日的饭菜,我和夫人一起做,让芸儿歇着去吧。”

韩江远颔首笑道:“诶。”

欧阳谦笑着对两人说道:“义父,您和筠姨先坐这儿聊聊天,孩儿去给你们削盘水果吃。”

等欧阳谦端着盘子兴致勃勃的出来的时候,却见得前厅已经没人了,欧阳谦忍不住暗自腹诽,都说了去给你们削水果,还跑那么快……还没来得及多想两句,一个不明物体就朝着他的脑袋飞了过来,欧阳谦连忙半蹲了下去,一个书包稳稳当当的砸到了桌子上。欧阳谦定睛一看,那英姿飒爽,大步而来的不是南风又是谁?

欧阳谦笑哈哈的迎了上去:“呀,小少爷回来啦?来吃水果。”说着把手中盘子凑了过去,南风一个白眼甩过去,没好气的道,“滚一边儿去,烦着呢。”

“怎么了?谁又招惹你了?”欧阳谦将盘子放到了桌上,朝着他脑袋揉了两下,被南风一肘子打开,“别他娘的烦我!”

欧阳谦无奈的叹气:“你这一天要发八次火,等你长到了二十岁,估计样貌会像四十岁一样老。”

“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一向知道南风心情不好是惹不得的,欧阳谦只好投降:“好,我闭嘴,闭嘴。”

南风都歇过一轮儿之后,南方才赶到家,看到欧阳谦坐在那吃着呢,就说道:“大哥,你接了义父回来了?”

“嗯,义父和筠姨两人在厨房腻歪着呢,说要他俩做饭。你去洗洗手,我切了果盘,你哥不吃,就没他的份儿了,你来吃吧。”

“诶,好。”南方把自己的和哥哥的书包都拿到房间里去,这才出来歇口气,嘴里抱怨着,“哥哥也走得太快了,一步都不等我。”

“你还是三岁孩子吗?还要我走一步等一步?”

“凶什么凶……”南方嘟着嘴,跟欧阳谦咬耳朵,“哥哥今天心情不好是因为宋志成又来找他茬了,当着很多人的面给哥哥难堪,哥哥是强行忍下心头火气的。”

欧阳谦拧眉,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南方就接着吃她的水果了。

“弟,他们小人得志,得意不了多久的,我们来日方长,且看以后。”欧阳谦的声音虽然轻却充满了力量,南风轻哼一声,“老子才没功夫跟他们置气,念一遍他们名字都嫌脏了我的嘴巴。”

“是是是,哥的小少爷最金贵了,来吃个梨子去去火。”扬手扔给他一个大梨,“等下义父和筠姨就做好饭出来了,义父刚刚打了胜仗回来,满腔的自豪和得意等着跟我们说呢,你别板着张脸给他泄气,啊?”

本文标签:娇妻双腿被扛起露出下身

上一篇:全黄H全肉1v1各种姿势/做作业play错一道做一次伪装学渣

下一篇:晚上邻居床咯吱咯吱/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动态图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