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粗大挺进稚嫩亲女/和领导一起享受娇妻

2022-12-08 08:01: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现在的叶雾能惯着她吗?叶雾咳了两声,声音听起来虚弱不堪,“梁老太太,不是说我不爱梁岳了,可是这事关乎我生命,梁家我是不敢再回了。”梁老太太握住叶雾的手,“孩子,

现在的叶雾能惯着她吗?

叶雾咳了两声,声音听起来虚弱不堪,“梁老太太,不是说我不爱梁岳了,可是这事关乎我生命,梁家我是不敢再回了。”

小说

梁老太太握住叶雾的手,“孩子,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委屈了你,你这么喜欢岳儿,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他受苦,我们把林淇赶出家门去,你受点委屈,让岳儿回来吧。”

林淇就是和叶雾一起入梁家的那个小妾,现在这梁家,还认为她会为了梁岳忍气吞声。

“可梁老太太,那个害我的凶手还没有抓到,到时候人查出来,和梁家没有关系,不就皆大欢喜了吗?我相信梁家都是好人,定不会害我,必然是有人栽赃给梁家的。”

叶雾当然知道,这梁家近年来收受贿赂,经不起细查,而且梁岳在大理寺留得越久,日子越难过,大理寺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梁老太太神色一紧,“既然你都相信岳儿,何不把岳儿放回来,我们必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梁老太太戴着满绿翡翠的手拉住叶雾皓腕,满眼真诚。

叶雾表现得犹豫不决,“可是我这身子娇弱,这一病就起不来了,这补品如流水般吃着,怕是不能回到梁家了。”

“补品我梁家也不是没有,还能少了你的不成?你跟奶奶回家,别人定是不敢欺负你的。”

叶雾一手扶着额头,像是在极力克制痛苦,“那好吧,我去求父亲大人。您在这等会儿,星悦,伺候好梁老太太。”

星悦走过来,扶着叶雾起身,毕竟做戏做全套,等背过身去,叶雾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

熬不住了?才送进去几天啊?

叶雾快步走到老王爷书房里,“父亲,女儿想回梁家。”

老王爷脸色立马就变了,“是不是那梁家的又给你说了什么?我马上喊人给她丢出去!那梁岳有什么好的啊?长他那样的,为父能给你找十个八个,放在家里养着,你不能回去梁家!”

“女儿不是喜欢梁岳,而是想回去查探中毒的事!”

“噢?是吗?”老王爷一脸不相信,毕竟他这女儿为了梁岳,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叶雾连连点头,“是,你想,这大理寺查了这么久,一点头目都没,看来这背地的人藏的很深,这样查肯定查不到的,不如把梁岳放出来,让背后的人以为没事了,再次下手,我们抓她个猝不及防!”

老王爷连连摇头,“不行,怎么让你以身试险呢?”

“爹爹,你信我一次好不好?”叶雾可怜兮兮的看向老王爷,双手扒拉着他宽大的衣袖。

结果老王爷丝毫不领情,手一挥,“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

“王爷,你让她去吧。”突然老王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的好夫人,雾儿这是去送死啊,这怎么能行?她这么单纯善良,怎么斗得过那群妖魔鬼怪啊?我没有纳妾,夫人你是不知道后院的弯弯绕绕!”

叶雾觉得,他这对父母会不会拿错剧本了?

“你调队暗卫保护雾儿不就好了吗?”老王妃理直气壮的说。

“噢对!我还有暗卫,还是夫人想得周到!好了,雾儿你回去吧,我派暗卫跟着你,查清楚事情就赶紧回家,我和离书都帮你写好了!”

叶雾甜甜的笑了笑,卖了个乖,“谢谢爹爹,你记得把梁岳放出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老王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叶雾跟梁老太太回了府,不一会儿,满身伤痕的梁岳就被送回了梁家。

叶雾装作身子不好,也没去接他。

说实话,叶雾觉得这大理寺办事效率真不行,给了五天,没查出来这毒谁下的。

这几天回梁家,叶雾说调养身子,把梁家所有的名贵药材都搬了来,梁家气的跳脚,但也没人敢来多说一句。

当然,除了在叶雾院前吵闹的梁岳。

这人才养了几天,怎么就能走路了,叶雾在心里再次骂了大理寺,什么狗屁业务能力,实在不行回家种田算了。

叶雾坐起来了一点,示意星悦把他放进来。

梁岳一进来就看向床上的叶雾,“叶雾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把淇儿赶出去,你让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办?”

“你这嘴属实是小猪啃瓷砖,满嘴的破词(瓷),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赶她走了?”

叶雾真是服了,自从回到梁家,她是门都没出过,天天搁房间里变着法的坑梁家名贵药材,哪有时间管那个林什么的。

“那为何祖母会赶她走?一定是因为你!”

“你真是眼睛长在后脑勺上,反了你了!你赶紧回家问问你祖母吧,她要赶人走,关我屁事,赶紧滚蛋,看见你,我脑溢血都要发了。”

他站在院子里,叶雾都觉得晦气。

“你你你…粗鲁!有辱斯文!”梁岳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对叶雾有伤害的话。

“你有这个时间质问我,不如赶紧去求老太太留人,别搁我门前,晦气!”

“奶奶怎么可能听我的,这件事只有你说才管用!有什么条件你提!晚上到你这里歇息也行!”梁岳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梁岳的自信程度,让叶雾有一瞬间的窒息。

“你就说你是来求人的不就行了?浪费我时间,五千两白银,钱到我手上马上办事。”

“五千两白银?你疯了吧!叶雾,你掉钱眼里了?”叶雾勾了勾嘴角。

“拿不出?那给你个打骨折价吧,五百两。”

梁岳皱了皱眉,“你等着,我回去拿!”

看着梁岳离开的背影,叶雾向树上招招手,突然一个黑影闪到叶雾面前。

“小姐有什么吩咐?”暗卫凉玉恭敬的问。

“去,把那姓林的打骨折。”

本文标签:公交车拨开少妇内裤挺进小说

上一篇:公交车上湿润的花苞 胸一夜之间变大了有1米大

下一篇:抱着公主的腰疯狂撞击H/他的舌尖含着她胸前丰盈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