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被扯开衣服叼住奶头/涂了春药被一群人伦

2022-12-09 15:1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精心策划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温窈签下离婚协议书吗?现在,听她的意思,应该是肯签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口角出了岔子,那千算万算都是划不来的。江娅示意陆涵月,让她闭嘴。&l

她精心策划这一切,不就是为了让温窈签下离婚协议书吗?

现在,听她的意思,应该是肯签了。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口角出了岔子,那千算万算都是划不来的。

江娅示意陆涵月,让她闭嘴。

“签字吧。”

小说

江娅重新看向温窈,语气倒是比刚才温和了一些。

温窈身上还穿着宽松的睡袍。

她拿起丢在沙发上的衣服,只留下了两个字。

“等着。”

语毕,她进入浴室,锁门。

陆涵月气得直跺脚,“妈,你看温窈啊……贱人就是矫情!”

“行了,你少说两句,忘记今天我们是为了什么来的吗?”

陆涵月瘪了瘪嘴,满脸不服气。

……

浴室。

温窈看着镜中的自己,松松垮垮的睡袍难以掩饰她脖颈和胸前的景象。

白皙莹润的肌肤,几乎每一处都泛着红,是他留下来的痕迹……

这个男人,简直禽兽不如!

温窈紧咬着下唇,告诉自己,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五年了。

那个叫“陆衍承”的执念,她也该放下了。

约莫一个小时,温窈这才走了出来。

江娅和陆涵月坐在沙发内,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温窈知道,像她们这样的豪门阔太和豪门千金,从来都只有别人等她们的份。

可是这会儿,却在等她这个身份低贱的人,还等了整整一个小时。

如果不是为了这份离婚协议书,她们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只是,还没完呢。

既然要她签字,不得付出点吗?

她拿起协议书,走向一旁的餐桌。

扫了一眼早餐,竟然都是她爱吃的?

温窈皱了皱眉,胃部一阵不适。

她翻看着协议书,条款非常详细,净身出户这四个字还特地用了红字加粗,好似生怕她拿走陆家的一分一毫。

“这份协议书是律师拟的,不会有任何问题,况且你身上也没有什么值得我们陆家图谋的。”

“别浪费时间了,鸠占鹊巢当了五年的陆太太,你还想怎么样?”

“赶快签字,还我们家阿衍一个自由。”

温窈握着笔杆,却没急着签字,而是不疾不徐地说道,

“这一条,有点问题。”

江娅和陆涵月听到有问题,一前一后走了上去。

可是下一秒,温窈拿起冒着热气的牛奶,狠狠浇在了江娅的头上!

滚烫黏糊的液体顺着脑门向下滴落!

“啊!”

江娅尖叫!

“温窈,你这个贱人!”

陆涵月怒骂出声,想要对温窈动手!

可是下一秒,一块提拉米苏直接拍在了她的脸上!

“啊!”

陆涵月大叫!

她们母女俩怎么会善罢甘休?张牙舞爪就准备还击!

温窈举起协议书,反问:“还想让我签字吗?”

江娅和陆涵月动作僵住。

温窈笑得温婉。

“我请你们喝牛奶、吃蛋糕,怎么还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江娅和陆涵月又一次吃瘪,可偏偏那份离婚协议书还没签!

她们就算是有天大的怒气,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温窈看着母女俩的神情和狼狈模样,只觉得大快人心。

她提笔落字,签下自己的姓名,将协议书丢在了地上。

“签好了,自己捡吧。”

语毕,她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

砰!

一声巨响!

套房的门重重的合上!

回想着在陆家的这五年时光,有太多太多她和陆衍承的记忆,同样也有太多太多她的辛酸和委屈。

这辈子,她都不想在踏进陆家一步。

温窈勾起唇角,却尝到了咸涩的泪。慢慢的靠着墙角蹲下来,蜷曲成一团,眼眶模糊了一时间,手抖的将陆衍承的联系方式全部拉黑。

就如同像是将陆衍承这个人从心里挖走一样,再也不要相见!

直入云霄,陆鼎大厦。

数十亿的风投项目会议结束。

陆衍承一身西装,清冷矜贵,伟岸身形极具压迫。

“陆总。”费秘书很是恭敬地鞠了一躬。

陆衍承站定,低声问道:“会议期间,无事发生?”

费秘书跟着陆衍承多年,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那是最基本的。

他立即出声道:“有的,太太打了几通电话,但这次风投会很重要,我就没有通报。”

按照原先的行程安排,此时陆衍承已经抵达南城。

但为了这突如其来的风投会议,将行程延迟到会议结束,再动身前往。

由此可见,风投会议的重要性。

费秘书的专业素质自然是不用说,没有通报也是情理之中的。

陆衍承伸手。

费秘书双手递上手机。

三通来电未接,备注是:她。

陆衍承回拨,但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眸光冷沉,眉峰一拧。

以往,只要他的电话打过去,不出三秒,她一定会接。

今天,倒是稀奇了。

他的神情不满,冷呵一声。

“酒店早餐送了么?”

费秘书一惊,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送了。”

“她吃了多少?”

费秘书沉默。

陆衍承一个眼神杀,“听不懂人话?”

费秘书吓得连连点头,“客房服务进去打扫的时候,一地的牛奶和蛋糕……太太应该是一口都没吃。”

应该?那根本就是!

她在和他闹脾气?使小性子?就因为他没接她的电话?

陆衍承收起手机,神色冷然。

“随便她。”

语毕,他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费秘书紧随其后,“陆总,要更改行程吗?”

“改什么?”

不,不是要回家吗?

费秘书吞了吞唾沫,艰难地说道:“太太那边……”

“让她闹。”

陆衍承眉头微蹙,修长的手指抚上肩膀和脖颈的交界处。

嘶……

这只小猫,昨晚又挠又咬,床上床上就没有一次是真正乖乖听话的!

以往最多六小时,她就会忍不住给他打电话的!

本文标签:和老师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作文

上一篇:三个人也不错1V2 超多肉和车的糙汉文

下一篇: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做你 把她的紧致撑开到极限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