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制花蒂震动惩罚h 整篇都是车的多肉

2022-12-10 08:27: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看看棠贵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皇上怎么还定期召见着呢?你看看她那副样子!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对大公主也非打即骂的,有什么好的!”门口两个小宫女的窃窃私语,一字不

“你看看棠贵嫔,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皇上怎么还定期召见着呢?你看看她那副样子!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对大公主也非打即骂的,有什么好的!”

门口两个小宫女的窃窃私语,一字不落地传入宫鸾的耳朵里。

她静静听着,下唇紧咬渗出血丝,一双满是疤痕的小手死死扣住门框。

太阳要下山了。

宫鸾直直望着苍兰殿殿门。

小说

一辆破旧的四人小轿停在苍兰殿,一宫女搀扶着轿中女子下轿。

女子颤颤巍巍地扶住宫女的手,费力维持身体的稳重,却还是在抬脚那一刻歪倒在地上。

随侍宫女见状,惊呼一声,飞速松开了搀扶着女子的手,随即喊了一声:“棠贵嫔已送到,起轿回宫。”

“母妃!”宫鸾惊呼,连忙跑到殿门。

女子头上散落的珠翠叮当敲击在石砖上。

宫鸾扶起棠贵嫔,十岁身躯支撑起三十岁的成年人居然毫不费力。将棠贵嫔安顿在床后,宫鸾跑去小厨房,将之前偷来的红枣配着米煮了起来,盛好,跑到内殿。

内殿已经陈旧了。

苍兰殿像往常一样,死气沉沉。

“鸾儿。”棠贵嫔出声,倒吓了宫鸾一跳。

宫鸾顺从地走到床边。“母妃,我在。”

今日,殿内的气氛与平常有着微妙的不同。

棠贵嫔费力地抬起手臂,想握住女儿的手,但无法使上力。

“鸾儿,你怨母妃吧。”

怎么会不怨?因为母妃不得宠,她作为大公主得到的只有诋毁与践踏。

可是宫鸾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鸾儿不会怨母妃,母妃是最疼鸾儿的人。”

陆惊棠嘴角抽动了一下。

那是在笑吗?

“拿好。现在戴上。永远不许摘下...”

宫鸾紧紧将玉佩系在手脖上。

“鸾儿,求求你原谅母妃。”本来还想说更多话,可陆惊棠此刻只觉无力。

宫鸾心惊。她条件反射地想躲开,奇怪的是,今天的母妃让她觉得安心。

她从未得到过母妃这样的爱抚啊。她已不想追问太多,此刻只想在母妃的怀抱里多待一会儿。

殿内,寂静无声。

“鸾儿,母妃累了,母妃要睡一会儿。”松开了女儿,陆惊棠如释重负地躺下。

母妃那日的温柔似乎对宫鸾敞开了新的大门。

可当宫鸾想亲自问清楚这些事的时候,苍兰殿已经成了一堆废墟。

“苍兰殿走水啦!苍兰殿走水啦!”

不断被热浪侵袭着,宫鸾在近乎窒息的空气中睁开惺忪睡眼。火烟迷了她的眼,她只隐隐约约看见周围爬满了火苗。

母妃!母妃还在那,以她虚弱的身躯,一定不可能自己逃脱苍兰殿!

宫鸾奋力睁开双眼,烟火刺的她直流泪。她在浓烟中摸索着走向陆惊棠处,却从背后被搂住了腰。

“放开!我要救母妃!”宫鸾不断挣扎着,可是那股黑暗中的力量远非她能抗衡。

“相信我。”声音从背后传来。宫鸾对陌生的声音感到不寒而栗。

她不死心,死命往前走,可就是抵不过男子有力的手臂。宫鸾一点点看着火苗向母妃处冲去,自己的身体却不受控地被拖拽。

这里是皇宫最偏僻的地方。没想到这里人最多、气氛最热闹的时候,居然是主子殒命的时候。

苍兰殿之外,玄衣男子趁着混乱轻巧地翻越宫墙,抱着宫鸾朝皇城北郊山林奔去,那有一架备好的马车。

他将怀中的女孩轻轻放在车内,随后翻身上马,朝着北边疾驰而去。

.....

“不不,不走,母妃,救救母妃......啊啊啊!”

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宫鸾从梦中惊醒。

再次睁眼时,天光已经大亮。可是周围的环境让她以为她还在做梦——这是哪儿?

似乎是感觉到后面马车内女孩的动静,男子朝后大喊:“我们已经到昭国了。”

离开岳国了?宫鸾没有一点点反应。

对她来说,不管在哪活着,都是死路一条。

没有被火烧死,就算是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带走,在她内心也激不起什么波澜。这条命,从来由不得她。不管接下来要去哪,随波逐流就对了。如果能活命,那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马车停在一座古朴的山庄前。

“你醒了。”

玄衣男子掀开帘子,轻轻将宫鸾抱了下来。

宫鸾这才看清楚他的脸。男子比她大不了多少,却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

“我叫陆因。带你去见掌祀陆峥。”和母妃一样姓陆?宫鸾按下心中的疑问,安安静静走着,任由陆因牵着她的手。

陆因带着宫鸾走进山庄。

二人绕了无数个弯,最终停在最深处的殿阁。

陆因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殿内传来沉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陆因牵着宫鸾走入殿内。

端坐在殿中央的中年人看了一眼宫鸾,身躯突然一震。

“过来让外祖瞧瞧。”

宫鸾听话上前。陆峥拉着宫鸾的小手,仔仔细细打量一番,老泪纵横。

“当年你娘执意跟宫祉走,宫祉却...”

“老伯,你真是我外祖?”宫鸾心存戒备。

“冒着大火把你救出来,还把你带回山庄,若与你非亲非故,谁愿冒这个险去找你?”陆因一针见血地说。

陆峥瞪了一眼陆因,似乎是责怪陆因的莽撞。

宫鸾心想,也是,能这样的只有亲人了。可是这其中疑团太多。

屏退其他人,殿内只有三人,陆峥将过往和盘托出。

昭国司天监,掌管占星巫卜、祈福祭祀、预测国运之职,而司天监掌管者——掌祀,则在陆氏代代传承。

而陆惊棠,则是先太子容曜登基时接任的新掌祀。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然而,她与当时还是岳国太子的宫祉在朝贺大典上相遇,便铁了心要跟他回岳国,甚至愿做一名侍妾。

离经叛道,这可是司天陆氏的死罪。陆氏历任掌祀纷纷施压,也挽不回陆惊棠的铁石心肠。无奈,陆惊棠被昭国司天陆氏剔除。“陆惊棠”三个字,已经成了陆氏的大忌。

“后来,宫祉成为了皇帝,本以为他能善待惊棠,谁知,谁知...”说到这,陆峥青筋暴起。

“陆氏为赤云族后裔,每代掌祀皆有异于常人的血脉。血液与特定药物混合,可成治病奇药。

“然而,宫祉居然让惊棠频频做药引,到最后,惊棠自身都难保!”

原来母妃如此孱弱,是因为失血过多。

而她宫鸾,是母妃与杀害母妃真凶的后代。也许母妃每次看到自己时,都在后悔当初的决定。

十岁的女孩,接受洪水猛兽般的信息输入,哪里经受得了如此打击?一个踉跄,宫鸾险些瘫倒在地,幸好陆因在旁搂住她。

陆因低下了头,“其实,我一直潜伏在苍兰殿周遭,我们对棠姨的境况一清二楚,哀其不幸,奈何...”

原来,母妃是被自己心爱之人害死。原来,母妃有家人默默守护,但也没有挽回她的铁石心肠。

宫鸾发疯似的推开了陆因,“那你为什么不把我母妃救出来!你们为什么不救她!”

陆因的声音染上了浓厚的悲哀。“我先去了棠姨那里,发现她胸口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没气了...”

“那你连全尸都不给她留!”

“鸾儿!”陆峥开口。“他只比你大四岁,救出你一人已是不易,若今日惊棠留了全尸,那死的就是你!”

陆因仍然低着头,不敢看宫鸾。

宫鸾只觉得无泪可流。

宫殿大火,母妃自戕,分明就是母妃有意为之。她想起母妃临终交代的话,只觉得手腕上的玉佩散发着阵阵阴寒。

思虑半晌,她终于吐出一句话。“对不起,我不该苛责你,陆因。”

见宫鸾状态好转,陆峥终于露出欣喜之色。“陆因是我收养的孩子,天资亦是过人,你应当唤他一声表兄。”

陆因抬头看向宫鸾。

他眼神带着一丝欣喜和心有余悸的谨慎,试探地找寻宫鸾的目光,试图与之相撞。

而宫鸾眼神空洞,在随意扫视的时候恰好对上了陆因的眸子。只一刹那,却有惊鸿掠影。他

“鸾儿在此见过表兄。”宫鸾有些羞怯地回应。

气氛总算缓和了一点。

“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惊棠的女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收养的女孩,可记住了?”陆峥严肃道。

“记住了。”宫鸾回应。原来得到了亲人,也不能真正相认...

“下去吧。”

陆因带着宫鸾退出殿内。

“走吧。”陆因还是牵住宫鸾的手,灿烂地笑着。

“把姑娘安顿好。”陆因带着宫鸾来到念棠阁,对侍女吩咐过后,匆匆离开。

一切都变了,天翻地覆。

本文标签:公车上诗晴被猛烈的进出小说

上一篇:2023最好看(新婚少妇被潜规高潮小说)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我要吃你的痘痘/英语课上插了英语课代表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